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职称社会化未必能解决假证背书

2018-12-04 18:00:32
职称社会化未必能解决假证背书 据央视《焦点访谈》9月3日报道:今年年初,成都一家建筑装潢公司两名员工各花1.2万元办下了高级工程师资格证,发证日期却是2001年。

虽怀疑证件真实性,但该公司赵先生持证到四川省建设厅申请增加公司的安装资质时,证件受到认可。

据调查,成都市青羊区职称改革领导小组发出了这两张假证,经办公司称每张高级工程师资格证需交给区职改办七八千元。

前天,《京华时报》特约评论员针对此事发表评论:《假证背书提示职称社会化》。

评论说:“很多国家的职称或职业资格认证,是通过学会、协会采用社会同行专家评价的办法。

这类社会化的职称评定方式,能清除评审中出现的利益、人情因素,也更能为社会所承认。

而我国的职称评价,单位和政府的因素,仍然过重。

在‘权力私有’的诱惑之下,少数地方难免疏于监管,出现类似青羊区这样的失控状况。

” 现在,仿佛有一种倾向,由政府部门主管的工作出现问题,有人就提出变更主管,搞“社会化”。

所谓“社会化”,也不过就是该评论所说:“通过学会、协会采用社会同行专家评价的办法。

”我们不能一概否定“社会化”,但我们可以分析,就中国目前的学会、协会状况,由他们组织社会化的职称评定,真的“能清除评审中出现的利益、人情因素,也更能为社会所承认”吗?我们的学会、协会难道比政府的公信力更高吗?我看未必。

职称评定至少就目前而言,还不能取消政府部门主管,放权给社会各类学会、协会。

一旦交给社会各类学会、协会,我估计比政府部门主管更乱。

这有点像高考,不管人们对高考内容、方式有多少不满、有多少意见,但总体上大家都认为高考是我们这个社会目前公平的一项选拔人才制度。

如果有人提出不凭考试成绩录取大学生,由各个学校自行决定录取办法,我看社会上大多数人不会同意。

“分数眼前,人人平等”,肯定会埋没一些特殊人才。

可是,倘若不搞“分数面前,人人平等”,搞“以权录取”、“以钱录取”那一套,不是比“以分录取”更不公平吗? 类似青羊区职改办出售假证的问题,其实是一个依法惩处公务员非法通过出售证件牟利的问题,而不是改变政府部门主管的问题。

不可否认,目前职称评定确有自身的一些问题。

我以为,问题主要出在评定的职称与本人岗位、本人能力不对等、不适应的问题。

比如,甲报社的高级记者,可能到乙报社连主任记者资格都不够。

我见过某地调来北京的高级记者,连头脑都不清楚,文章写得逻辑混乱,也许他在当地是“矮子里拔将军”拔出来的。

这样的高级职称,全国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