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法则 第六百零八章 【一丝阴霾】

2020-02-15 19:23:38 来源: 宜昌信息港

恶魔法则 第六百零八章 【一丝阴霾】

(今天的更新,二合一章长章节。)

以为这样就结束了?

这句话算什么?威胁?挑衅?还是不甘?怨愤?

杜维深深皱眉,却缩回了手,脑子里一时间也无法平静下来,只是下意识的将棺盖推了回去。

今晚……还真是发现了好多的秘密啊!

眉宇之间带着一丝苦笑,杜维深深叹了口气。

环顾了一下四周。

嗯……如果说,这里是埋葬弥赛亚的墓地,那么……怎么出去?

周围,好像没有出口啊。

杜维正皱眉思索,心念刚刚一动,立刻就感觉到了上面的“永恒rì轮”之上的魔力波动发生了变化,很快,一道光柱shè了下来,照在了自己的身上。

周围的空间和光芒似乎瞬间扭曲了一下,片刻之后,光芒散去,他立刻惊讶的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之前的那个圆形广场的zhōngyāng平台上了!

“夷?这么简单就出来了?”杜维忍不住揉了揉眼睛。

可是身边,很清楚的,那广场上满是被魔导炮轰出来的圆坑,脚下这个圆形平台上,雕刻的正是密密麻麻的地图。的确是回到了刚才的那个地下迷宫里了。

不管怎么说,杜维倒是松了口气。他被之前的经历弄得有些紧张了。之前进入魔神殿,也是一个开辟出来的单独的空间,可是那个里面就仿佛被囚禁了一般,很难再出来。不过……想来这个地方,是埋葬弥赛亚的地点,又不是牢笼,所以没有下什么魔法禁制吧。

他正松了口气,可是陡然就感觉到了脚下的这副地图,仿佛……变了?!

只见脚下这圆形的巨大平台上。依然隐隐的散发着柔和的光芒,那光芒并不刺目,可上面原本雕刻地地图的痕迹,却仿佛在这魔力的光芒之下,一条一条原本雕刻出来的痕迹,那些路线。仿佛渐渐的变得柔软起来,随后开始扭曲,变形,改变了原来的位置,最后一个一个线条重新组合了起来……

“变,变了?”

杜维瞪大了眼睛。

这些线条犹如流水一般轻轻潺动,最后终于固定住之活,杜维仔细地看了一遍,又加上了心中的回忆做了一番印证,最后终于低声呼喊了出来。

“地图!变成了现在的dìdū的模样?!”

的确。这地图仿佛经过了一番自主的“更新”一般,原来留下的痕迹宛然是万年之前的魔都的地形

,可现在,随着魔法光芒的闪耀之后,地图上地图案,已经完全变成了现在dìdū的地形模样了!

城中的皇城,城东城西的神殿和魔法工会。还有城门,街道……杜维一一和心中认得的dìdū的方位做了比较,居然一丝不差!!

“这东西,还会自己更新啊。”杜维惊呼了一声。

不过,惊喜显然不仅仅是这样!

脚下整个平台上的魔法光芒依然没有褪去地痕迹,只见这一条一条的纹路,渐渐闪耀着光芒,随后,之间这硕大的平台地图上,开始星星点点的出现了无数的亮点。那些亮点,有大有小,可是的时候只是一点一点的出现在地图上,随后很快就变成了大片大片,密密麻麻,犹如蚂蚁群一般,肉眼根本都无法计算清楚,成千上万……而且,数量依然还在继续增加!

“这些……这些是……”

杜维瞪大了眼睛,而那些亮点。有的浮现出来之后,就停留在原地,而有的,则仿佛还在移动……

最后,地图的周边。比如说地图上河流地北边。也开始出现了零星的亮点,一个。两个……十个……百个……

“难道是……”

杜维心里陡然生出了一个念头。

难道是……监控魔法阵?!

换句话说,也就是用魔法弄出来的一个类似于,类似于……

类似于雷达一样的东西?!

这下,杜维才真的发自内心的真正震撼了!

这样一个东西,显然是以埋藏在地下的大量的魔力水晶的魔力作为基础,魔法阵的自动运转,立刻就用魔法将整个地表地地形重新感应,更新成了dìdū现在的模样----这原本就已经够神奇了。然而,这些魔法阵居然如此jīng妙,不但连那些建筑地形能感应出来,就连……人也能被感应到!!

脚下那些密密麻麻的光点,一个一个,就代表着现在正在地面上的人们!尤其是这里,在皇宫的位置,似乎活动地光点很多----仿佛是不知道地表发生了什么,半夜地时候,难道有大批御林军调动吗?

杜维现在还不知道,因为他的无疑之间,引发了远古地魔族魔法阵,让建造在地面的白塔启动,出现了奇异的光柱奇观,引发了皇城里的一番混乱,御林军大批调动。

看了会儿,杜维经过了一番思索和猜测……

嗯,是这样了。这魔法阵也不是真的全部都能感应,毕竟dìdū里有百万以上的人口,不可能全部被感应到这个巨大的地图上。

而那些光点的数量虽然多,密密麻麻,但是至少也不会有百万以上的数量。

而这些光点,从分布的地域看来,似乎在皇宫,光明神殿,魔法工会,还有城墙的周边一圈就格外的多一些,还有城外的王城近卫军的驻扎地……这些地方,光点特别的明显,其他的地方,就少了很多。

而那些平民居住的街区,就很少出现亮点了

也就是说,这个魔法阵,似乎对于拥有力量比较强的人能感应到。

对于魔法师,武士。jīng锐的军队,都能清楚地感应,而却忽略了平民。

那么……

“如果说这是雷达的话,那么就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军事专用雷达了。”杜维深深的震撼叹息:“想不到啊,一万年前的魔族。居然在魔法文明上已经先进到了这种地步了?!现在的人类,可是远远不及啊!”

杜维立刻就意识到了这是一件绝妙地好东西。

不过……似乎带不走啊。

杜维想了一下,放弃了把这个东西占为己有的打算。毕竟这是一个完整的魔法阵,就算自己下了狠心把这个么大的圆台整个儿挖走……先不说能不能运出去,就算能运出去,没有了魔法阵,这个东西也就没用了。

可惜了一个好东西啊。

他被调起了胃口,对万年之前魔族这种超然先进的魔法文明更是向往起来,忍不住就趴在圆台上四处搜索,只盼望能多找到一些有价值的好东西。

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

杜维几乎是不顾形象的趴在这个圆台上爬了一圈,东敲西打,连每一块石板都没有放过,这才终于在最上面的边缘,在他的无疑敲打之后,仿佛引发了什么机关,一块石板翻了过来。里面的颜sè,居然是金sè地!

杜维心里一动,知道自己又找到了什么新发现了。伸手往里面摸了摸,却摸出了一块淡淡的紫sè的水晶石来。

“嗯?魔力水晶?魔法宝石?”杜维一看之下,不由得有些失望。

只是一块魔法宝石啊。这种东西,自从自己得到了龙神的收藏之后,这东西可以说要多少有多少,虽然手里的这块看上去成sè极好,但是对杜维来说,也都是车栽斗量的东西了。

他正有些失望。可随后心里一动,既然这东西被魔族这么小心的放在这下面,必然有古怪。可惜自己现在没有了魔法,无法窥探这魔法宝石到底是什么用地,而赛梅尔似乎也魔力耗尽了。

不管了,先带回去再说!

他估算了一下时间,就决定离开。离开zhōngyāng圆台的时候,他还担心怎么再从那魔导炮阵闯出去。不过在他丢出了几块石板时候,却发现那些魔导炮似乎毫无反应。

嗯?难道是魔力耗尽了??

杜维当然不知道,他无意念了那句咒语。正是将魔力全部耗尽了,这魔导炮失去了魔力的基础,现在已经暂时不能用了。要等到这魔法阵自己运转,慢慢的恢复了魔力之后才能重新启动。

杜维就这么飞快离开了这个地方,从秘道里一路返回。飞快的回到了之前的出口地方。

当他翻开了头顶的石板。重新回到了蓝蓝的卧室的时候,天sè依然漆黑。不过远远的,从窗户外面看去,那皇城地zhōngyāng的地方,似乎有不少光亮传过来,似乎半夜里,有很多人打着火把的样子,将那一片地方都隐隐照亮了。

床上,蓝蓝依然安静的躺在那儿,闭目沉睡,身上依然盖着杜维给她披上的毯子。

杜维这才松了口气。又仔细的检查了房间,一切没有异样,这才对熟睡之中的蓝蓝苦笑道:“抱歉,今晚打搅你了。”

他退开窗户,身子犹如狸猫一般轻巧的跃了出去,反手将窗户无声的合上。

远处皇宫的正zhōngyāng位置,隐隐地传来鼎沸的人声,出得房来,还能听见不少军兵来回奔走的呼喊和皮靴脚步声。

杜维心中更是不安,看准了远处的那一片花圃,就要窜过去。而这个时候,忽然之间,他就听见了远处黑暗之中似乎有人在呼吸。

就听见一个年轻的声音,叹息之中有些无奈。那个身影就站在院子地门口,借着夜幕看去,似乎是一个年轻地男子的身形。

“蓝,蓝蓝……”那个男子似乎有些焦急,可是他依然站在院子门口,不曾进来,仿佛原地跺了跺脚,这才鼓足了勇气,大声道:“蓝蓝!我对你是一片真心!虽然你今晚不肯见我。但是我不会放弃地!嗯……皇城里出事了,我,我不能在这里久留!我去了!明晚,明晚我轮值完之后,也会来这里的!你一天不见我,我就天天晚上来这里!除非你亲口拒绝我。否则我绝不死心!”

顿了一下,大概是看到里面没有应声,那个男子声音有些隐隐的激动而颤抖,大声道:“蓝蓝!我奇普刚才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心!自从四年前政变那次,御林军战斗之后,你和其他宫女过来救护伤兵,那天我见到你之后,这几年来,我就再也忘不了你的身影了!好了!我,去了!”

说完。这个年轻的身影转身,一阵急促地脚步声,飞快的跑走了。

杜维叹了口气,又回头看了看身后的蓝蓝的房间。

“嗯,也是一个痴心人啊。”杜维笑了笑,飞快的冲到了花圃里,找到了入口处一头钻了进去。又将上面的石板盖好,这才远路返回。

他顺着地下地水渠,一路潜行,很开就到了皇城的外面。可是这个时候,他潜在水下,就听见了上面却不时有一队一队的御林军来回的奔走,仿佛出了什么事情一般。

杜维皱眉,只能在水渠里潜伏了一会儿,然后又继续往外面游,足足游出了好远。远离了皇城了,上面才渐渐的没有了动静。

杜维出了水渠,这才趁着夜sè,一路赶回了公爵府,路上又遇到了不少治安所的士兵巡逻,杜维仗着身手强悍,也都一一躲过了,不曾有人发现他。

终于回到了家中,忙了大半夜的杜维,也实在是疲惫。他现在jīng神力不比从前,虽然身体不累,但是却渐渐的困倦,这么半夜,他也不好回房。生怕吵醒了那一对姐妹。只能在书房里胡乱的睡了下去。

只是这一睡下去,却不知道做了多少古怪的梦。

梦中。似乎总是无法摆脱那个水晶棺……

仿佛,梦中自己总是会不由自主地伸手开棺,然后看着空空如也的里面,随后就隐然的听见了一句充满了怨愤和幽幽的质问!

“阿拉贡!你以为这就结束了吗!!”

“阿拉贡!你以为这就结束了吗!!”

“阿拉贡!你以为这就结束了吗!!”

“阿拉贡!你以为这就结束了吗!!”

“阿拉贡!你以为…………“啊!”杜维一声惊呼,从梦中醒来,自己依然靠在书房的椅子上,看着外面,天sè却已经大亮了。

他摸了摸自己的脑袋,用力揉了揉眼睛,叹了口气,自语道:“见鬼了,我怎么做这种梦?就算弥赛亚对阿拉贡再怎么怨愤,也和我没多大关系吧……”

杜维苦笑了一声,然后忽然觉得心中一股抑郁,忍不住就放开嗓门大声叫嚷了一句:“拜托!我是我!他是他!我们已经没关系了好不好!!”

这么喊了几句,才感觉到心中略微松弛了一些。

这个时候,外面却有人敲门,就听见了弟弟加布里在外面焦急的喊道:“哥哥!你醒了没有?老天,你到底要睡到什么时候啊!一个上午,我都过来叫你几次了!!”

杜维心里一动,咳嗽了一声,用尽量平静地声音道:“嗯,你进来吧。”

房门被砰的推开,加布里一头冲了进来,人刚进来,就大声嚷嚷道:“哥哥啊!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你居然一点感觉都没有?还睡得这么沉?”

“哦?发生什么。”

“皇宫里的白塔……”

加布里一脸的兴奋,飞快的将昨晚的事情说了一遍,他越说,杜维心里就越发的嘀咕起来,很显然,这事情自然是和自己大有关系……不由得脸sè就有些不自然起来。

加布里没有注意到哥哥的表情,才说到了御林军大批调动,今天dìdū街道上的巡逻也增加了班次,这个时候,后面一声咳嗽,他转过身去,就看见乔乔正站在身后。脸sè似乎有些不好看,薇薇安则是面带温和地微笑。

加布里赶紧陪笑道:“啊!两位嫂子早安啊。啊,不对,是午安!啊哈哈哈,我还有事,先走了!”

说完。这个小子掉头就跑----他对乔乔似乎很是畏惧,只因为乔乔在dìdū闲极无聊,没少找这个小子打架骑马。加布里虽然武技也不错,却毕竟没有乔乔这种实力,常常被cāo练得很惨。

赶走了加布里,薇薇安和乔乔两人走进了书房,薇薇安还依然是一脸温柔的笑容,乔乔却已经不满的喝道:“喂,杜维!你昨晚去了哪里!别以为我不知道!皇宫里的事情,多半和你有关系吧!哼。可恨,你半夜出去做有趣的事情!却不告诉我一声啊!!我们两人,还在家里给你打掩护!加布里这个小子从昨晚开始就跑来窍了几次房门了,因为你不再,我们只要骗他说你正在处理要紧的事情,在修炼魔法,试图愈合隐伤。谁也不许打搅!这才把你弟弟蒙骗过去了!你……你怎么可以不告诉这么有趣地事情呢!”

杜维呆了一呆,没想到还是没有蒙过这一对姐妹,不由得脸上就苦笑了出来。

“你!你还笑!”乔乔怒道:“上午不知道多少人来找你!都被我们挡下了!你……你应该赶紧对我老实交待,还应该感激我们帮你打掩护呢!”

后面的薇薇安终于怯生生的开口:“姐姐,你,你别责备他了。他,他昨晚出去了一夜,想必,想必很辛苦的了。”

杜维这才发现,自己地身上。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批了一条毯子。想来是自己睡着的时候,两个娇妻早就知道,跑来给自己盖上地吧。

“别看我!我可没那么好心,昨晚你鬼鬼祟祟回来,不回房间,就钻进书房,我来看你的时候,你已经睡着了!哼,是薇薇安拦着,我才没有把你当场踢醒!这毯子也是薇薇安给你盖的!”乔乔一扭头。一脸不爽地样子。

薇薇安却走了过来,轻轻地握了握杜维的手,柔柔地一笑,低声道:“你,怎么样?还累。累不累?昨晚。没,没遇到什么危险吧……”

“哼!”乔乔陡然发作了起来:“薇薇安!你就知道一味的顺从他!他……他……他这个家伙。也太气人了!”

说完,跑了过来,一把将薇薇安拉着就大步离开了书房。

看着这一对姐妹离开,杜维原本心中还有些温柔,可是忽然之间,想起了自己昨晚的那个梦……

没来由的,陡然之间,心中生出了一股莫名地不安来……

好……好奇怪啊。

这不安的感觉,从何而来呢?

罗莉塔?弥赛亚?

嗯……

“见鬼,这考核真***难啊。”走出讲堂的两名学员一脸的苦涩,其中一个偷笑道:“这下恐怕又要挨院长的军棍了。”

“也不一定啊。”身边的一个年轻军官笑了笑:“院长马上就要上前线了,兴许没时间打咱们军棍也说不定呢。”

“可是,这次随院长出征地名额只有十个,如果考得太差,没有能获得上前线的机会,那可是太丢脸了!”先前说话的那个军官叹了口气,却忽然看了看前方。

前面两个人影正站在树下低声交谈着什么。一个是加布里,一个则是这批学员的队长,亚洛尔。

“唉,还是加布里走运啊,他是院长的弟弟,据说这次是一定能出征的。我真羡慕他有一个好哥哥。”这个军官苦笑:“如果我有这么一个好哥哥的话,可就太幸运了。”“还有亚洛尔队长……嗯,他在西北打过仗,不论是和西北草原人还是和西北军团叛乱的战争之中都有出sè表现……哦,你知道吗?”这个军官压低了声音,神神秘秘的低声道:“你学过吉利亚特城保卫战那个战例吧……当初可是亚洛尔队长亲自带了三百骑兵驰援院长大人呢!他们可是老交情了,这次上前线,想必亚洛尔队长也一定会占一个名额吧……唉,真羡慕啊。”

“羡慕也没用。”先前那个军官正sè道:“队长的训练成绩是我们之中最出sè地之一,院长带他出征。也不是徇私啊。还有加布里,上两次的模拟推演战,他可是把我打得溃不成军啊。人家是有实力,咱们也不用眼红。”

这个时候,前面树下正在交谈的加布里和亚洛尔一起回过了头来,看着后面的两人。加布里笑了笑,大声道:“你们两个家伙在说什么呢?刚才考得太差,心里没底吗?”

这两个军官赶紧走近了过来,却看了一眼加布里腰间的佩剑,那佩剑不是学院里地制式,而是带着正规军的编号花纹,两人不禁就羡慕道:“这剑是北上援军的配制吧?”

加布里笑了笑:“我昨天才拿到手的,感觉不错就戴在身上了。”

“可惜啊,这次咱们考得不太好,恐怕北上的名额就飞了哦。”左边那个个头略微高一些地年轻军官苦笑。他有一头棕黑sè地头发,身形偏瘦。

“哦?你们考得不好吗?”亚洛尔皱眉。他担任这批学员的队长已经有接近一年时间了,威信也建立了起来,他一问话,这两人立刻肃立,右边的那个军官面庞很是清秀,点了点头。神sè沉着:“不算太差,只是有一个问题,我感觉很是古怪……嗯,居然问我们空军飞艇历史上,第一个乘栽飞艇上天的非军事人员是谁。我想,自然是咱们院长了。飞艇是院长当年在罗林平原发明地,他本人当然是最早试飞地人吧。不过这个家伙……”他指了指身边的同伴,叹息道:“这个家伙偏偏说是另有其人,可是书本上根本每写过嘛。”

“笨蛋,院长大人是帝国上将。怎么能算是非军事人员呢。你看题目都不动脑子地吗?”那个黑发瘦瘦的年轻军官轻轻捶了一下同伴,然后看着加布里:“加布里,你说,答案是不是院长本人?”

加布里笑了笑:“从纸面上说是没错的。当年我哥哥还不是军职,所以说他是第一个试飞地非军事人员也没错……不过,其实,私下里说,这个答案也并不准确哦。因为,只有我们家族内部的人才知道,当年和我哥哥一起第一次试飞的。的确有一个真正的非军事人员呢。”

“谁?”两人不禁一起问道。

“好了。”亚洛尔皱眉:“嘻嘻哈哈的,成什么样子!”

顿了一下,他的脸sè才柔和了一些,看了这两个家伙一眼,温言道:“你们两个。也赶紧回去准备一下吧。嗯……虽然正式地命令还没有下来。不过我之前在院长室里无疑之中看到了名单,上面。好像有你们两人的名字哦。”

最后这句,立刻让两人满脸兴奋喜sè:“真的吗?什么名单?难道是上前线的名额?队长,你可不许骗我们啊!”

“给我严肃一些!”亚洛尔沉下了脸:“你们大惊小怪的样子,还像是军人吗!这样的样子上了前线,可别丢了我们学院的脸面!更别丢了院长的脸!”

两个年轻军官相视了一眼,同时敛起笑脸,笔直站好,左手捶胸,应声喝道:“是!”

“好了,回去收拾东西吧。”亚洛尔终于露出了笑容:“对了,你们的军衔,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也定了下来了。”

顿了一下,他陡然扬起声音,喝道:“阿斯兰?萨拉!”

“是!”那个黑发瘦瘦地年轻军官立刻应道。

“好了,你将是院长的直属骑兵团里担任骑长“哦?院长大人的直属骑兵团?”那个叫阿斯兰?萨拉的年轻军官立刻满脸喜sè。

“还有你。”亚洛尔转头看着另外一个:“基拉!”

那个略微沉默一些,脸sè从容,带着几分沉稳的年轻军官点头:“是。”

“我会被委任为一个骑兵营的长官,你会过来暂时充当我的副手兼传令官。”

这个叫基拉的清秀年轻人却并不太兴奋,只是用力点了点头,将喜悦藏在了心里。

那个阿斯兰?萨拉似乎感情更外露一些:“队长,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啊?”

“这个……”亚洛尔看了一眼身边的加布里:“等院长大人命令吧。”

两人赶紧敬礼,正要离开,那个阿斯兰被基拉拽着离开。还兀自没忘记远远的扭头问了一句:“喂,加布里,到底第一个乘坐飞艇飞天地非军事人员是谁啊?”

西北,德萨行省首府,楼兰城,郁金香公爵府。

“快点快点。别磨磨蹭蹭的。”老玛德打了个哈欠,却一身要出远门地装束,就连腿上都加了厚厚的护腿:“后面的马车,快把东西搬运好!我们上午就要出发了!”

公爵府城堡外地院子里,一片忙碌地景象,一队一队的郁金香家族地亲卫骑兵已经整装待发了,而十几辆马车正在装运一些奇怪的箱子。

这个时候,几个人缓缓走了过来,为首的一个,正是年轻的西北政务总管。菲利普先生。

“玛德总管。”菲利普走了过来,客客气气的笑了笑。

人人都知道,这位玛德总管虽然是杜维的家里的私仆,但却是最早跟随杜维的人,从小把杜维抱着长大的,和杜维的感情之深,近乎如同父子一般。

尤其是在雷蒙伯爵故去之后。杜维对这个玛德就越发地优待尊重,仿佛是将一腔对父亲的缅怀之情,转移到了这个从小将自己抱大的老管家的身上。

所以,在西北,无论是统兵大将,还是如菲利普这样的政务总管,人人都对玛德格外的客气尊重。

“您一定要亲自去吗?”菲利普叹了口气:“公爵大人这次可是北上去前线啊。您已经这么一把年纪了……”

“菲利普先生,我可还没老呢,等到了八月份,我才刚满五十岁而已啊。”玛德努力挺直了腰板:“况且。少爷他从小就是我照料的。这次他去前线,别人跟着他我可不放心,总要我亲自去照料他地起居才行。”

“可是……危险上……请恕我冒昧,您毕竟只是一个普通人啊。前线……”

“正是因为危险。”玛德忽然笑了笑,他已经出现了皱纹的脸庞上,却带着一丝和平rì了不一般的冷静:“菲利普先生,我活了一把年纪了,少爷对我很好,我心里自然知道。我玛德这辈子也没别的愿望,只希望这个家族平平安安的发展下去。你看。我反正一把年纪了,这几年,该享的福也享过了。虽然我是一个仆人总管的身份,可是这里上上下下,都把我当成老爷一样的恭敬。人活到这个份儿上。也没有太多的奢求啦。”

说着。他压低了声音,轻轻道:“前线打仗危险。我明白。可正因为如此,我才要去啊!桑迪那个小家伙,可是我苦心培养了几年的接班人,我还指望将来在我死了之后,他能承担总管地职责,帮少爷将这一大家子的内务承担下来呢!这种时候,上前线这种危险的事情,就让我这个没有什么用处的老家伙去吧。如果……”

说到这里,他摇摇头,眼神却满是诚恳:“如果让桑迪那个小家伙上了前线,万一他出了什么意外的话,我苦心为少爷培养的内务总管接班人都没了。今后我死了,谁来负责帮少爷料理家务呢?到了我这个年纪,反正也是活一年少一年了。所以,这次我才让桑迪留在dìdū,我亲自带人去北方和少爷回合啊。”

菲利普叹了口气,脸上露出了几分真心的尊重。

这个平rì里仿佛有些庸俗的老管家,是一个……好人啊。

“您不用为我担心了。”玛德忽然哈哈一笑,用力挺起胸膛:“您可别小看我玛德,我也不是一个废物哦。要知道,当年少爷发明了飞艇的时候,除去少爷这个发明人不算,我玛德,可是这个世界第一个乘坐飞艇飞天的人哦!全大陆地第一人啊!哈哈哈哈哈哈……”出来了,随手给两个配角加上阿斯兰和基拉这两个名字,也不算离谱吧。好吧,反正大家都知道我是机战粉丝了,现在多知道一条我是高达粉丝也没什么。所以让阿斯兰和基拉登场,哈哈哈哈----不过,真飞鸟就不会了,因为我不喜欢这个家伙,我喜欢高达seed,但是不喜欢高达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