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弱水,十里桃林 第六十七章 生擒活捉

2020-02-15 19:47:26 来源: 宜昌信息港

三千弱水,十里桃林 第六十七章 生擒活捉

作为这天地间唯一的雷兽,又自小跟随拓跋匹夫,一路风雨洗礼,钢镚的实力,在天仙中都是顶尖的。

所谓雷兽,自雷中而生,所在之处,便是雷池。

钢镚仰天长啸,在那啸声中,风雪顿止,天际忽的乌云滚滚,雷声阵阵,嗡鸣之声炸响,摄人心魄。

这威势,当真是神鬼辟易。

元磁的面色很是凝重,光看着威势便明白,自己还是过于低估这条大黑狗了,可此时大敌当前,由不得他后悔,于是大喝一声:“先把这条畜生解决了。”

三人将元千羽放到地上,然后凝神以对,身体内法力汹涌,蕴含着全身的力量,蓄势待发。

那乌云越加的浓厚,那雷声越加的震耳,那威势越加的恐怖。元磁知道不能再等下去了,必须先下手为强。

可是,就在他们身行微闪的时候,却发现那条大黑狗忽的消失了,留在原地的只有一道黑色的闪电。

那闪电,忽的卷起迟迟和琴琴,然后,在元磁等三人的攻击到来之前,瞬间消失在三人的眼中,不知去向,留下的,唯有那天空中的雷池。

三人骇然,成三角形背对着向四周查探,可却找不到那条大黑狗一丝的痕迹。

三人焦急且恐惧,他们想逃了,可他们逃不出去,因为,天空的雷池终于积蓄完了力量,一道黑色的闪电凌空落下,直向三人劈来。

看着那道黑色的闪电,三人猛然间想起了当年证道之时,所面对的,似乎也是这样的闪电,虽然颜色不同,但气息类似。

当年证道之时,那些闪电差点将他们劈的烟消云散,本以为过去了之后,再也不会遇到当时的那种危险,可当这黑色闪电劈下来的时候,他们猛然间觉得,他们宁愿再一次去经历当初的危险,也不愿面对这黑色闪电,因为,当初证道之时的雷劫,与这黑色闪电相比,仿佛萤火比之皓月,其威势,无法可挡。

乌云散去,雷声渐止,风开始吹,雪继续下,一切恢复了原样,只是雪地里多了一个十丈大小的坑洞。

坑洞内,元磁等四人浑身漆黑,毛发直立,一动不动的躺在里面。

钢镚并没有杀他们,只是将他们劈昏过去了而已。

随着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两个小不点骑在大黑狗的背上,出现在了坑洞的边缘。

琴琴挥舞着小拳头,气鼓鼓的跳下去,对元磁等四人拳打脚踢,口中不断的叫道:“坏人,让你欺负我,坏人,打死你。”

迟迟叫道:“琴琴,别打了,别把他们打死了,我们快点把他们带去见师公吧。”

琴琴又踢了几脚才觉得解气,取出拓跋匹夫给她的鞭子,小手一挥,那鞭子便如同灵蛇一般灵巧的从四人的腰下划过,眨眼间便将四人捆了起来,随后,拉死狗似得将四人拉出了坑洞。

琴琴虽然样子是个小不点,但怎么说也是灵体,而且已经有了感知境的实力,拉几个人还是没有问题的。

来到湖畔的乌篷船边,迟迟道:“把他们扔上船吧,我们回去找师公去。”

琴琴却不同意:“不,我不要他们上我的船。”

迟迟:“那怎么办?不上船怎么渡湖啊?”

琴琴的眼珠子转了转,忽的眼睛一亮,欣喜的道:“琴琴有办法了,看我的。”

说着话,拽着鞭子直接蹦到了船上,可鞭子上捆着的四人却直接落进了湖里,没有激起一点水花,直接沉到了湖中,若不是琴琴拎着,只怕已经沉底了。

琴琴将鞭子拴到了船头,站起来拍了拍手,高兴的对迟迟道:“怎么样,这不就可以了吗?”

迟迟不确定的问:“不会吧他们淹死了吧?”

琴琴满不在乎的说:“不会的,他们都比我们厉害,我们都能闭气一段时间,他们当然也能。”

迟迟觉得也是,于是不再多言,呵呵笑着和大黑狗一起跃到了船头。琴琴欢快的叫了一声:“回家喽。”

乌篷船向湖中的小岛驶去,速度一如往昔的风驰电挚

这可苦了元磁等四人,修为到了他们这个程度,当然能够闭气了,可问题是,他们现在处于昏迷状态,如何能有意识的闭气呢,于是,当乌篷船抵达桃花岛,琴琴将他们提上来的时候,四人的肚子俱都是高高鼓起,喝了一肚子的弱水。

弱水又怎么会是好喝的,喝下去容易,想要吐出来,却是千难万难了,必须用自身的法力一点一点的炼化干净,排除体外才行。

迟迟和琴琴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四人的大肚子,有点想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不过,也没有太多的在意,直接拉着四人去了拓跋匹夫的青石小院。

找到拓跋匹夫的时候,拓跋匹夫正在睡觉,躺在槐树下的躺椅上,睡得香甜。

大黑狗钢镚打眼一撇,竟也是打了个哈欠,随后自顾自的走到院门前,找了个太阳地,懒洋洋的趴到了地上,眯起了眼睛。

对于这种情况,两个小不点早就已经司空见惯了,这一人一狗,绝对是天底下首屈一指的懒货。

两个小不点没有管大黑狗,径自来到了拓跋匹夫的身边,迟迟刚想叫醒拓跋匹夫,却被琴琴拦了下来。

琴琴小声说:“迟迟,要是把师公叫醒了,师公不高兴,打我们屁股,罚我们练功怎么办?”

迟迟一听,立马收回了手,同样小心翼翼的说:“是啊,师公每次睡觉的时候都不喜欢被人叫醒的。可是,不叫醒师公的,这四个人怎么办?”

琴琴嘻嘻一笑,道:“这样吧,我们把他们四个捆在这里,我们自己去玩吧。”

迟迟一听,顿时举双手赞同。

于是,琴琴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了几根绳子,和迟迟一起分别将元磁等四人绑在了附近的四颗桃树上。

完事后,两个小不点对视一眼,便小心翼翼的向远处退去,直到走出了好远,方才发出了银铃般的欢笑。

当元磁等四人醒过来的时候,先是感觉自己被捆起来了,随后发现其他三人浑身都被雷劈的黑漆漆的,再然后,忽觉自身的法力竟是沉甸甸的,一点都提不起来。

弱水,鸿毛不浮,飞鸟不渡,他们四人喝了满满一肚子,法力自然是沉甸甸的,不花费些时日,绝难恢复实力。

四人相继醒来,即为劫后余生而感到庆幸,又为成为了阶下囚而感到担忧,元磁等三个仙人还好,最起码还能够保持镇静,元千羽就不行了,刚一清醒过来就扯着嗓子叫了起来:“放开我,你们这些混蛋,快点放开我。”

四人被捆的地方本就距离睡觉的拓跋匹夫不远,此时元千羽这么一喊,倒是把拓跋匹夫吵醒了。

只见拓跋匹夫翻了个身,慵懒的睁开了眼,半睡半醒之间看到前方被绑在桃树上的四个人,不满的呵斥了一句:“别吵吵,再让我睡会,再吵吵,我打你们信不信?”

这话说着,那眼睛竟是又要闭上,可还没有闭上,就猛然间一个秃噜坐了起来,瞪大了眼睛看向元磁等四人,差异的问道:“你们是谁?怎么会在这里的?”

元磁等四人悲哀的发现,眼前的这人似乎有些迷糊啊,自己四人已经被绑在这里了,他还问自己等人是怎么来这里的,不是很明显吗,被绑来的啊。

元千羽怒声道:“兀那汉子,快点把我们放了,否则我逆河宗必将举宗前来,灭了你这小岛。”

拓跋匹夫听了这话,先是眯了眯眼睛,继而笑了起来,懒洋洋的站起身,不快好意的向元千羽走去。

元磁见状,生怕拓跋匹夫寻他儿子的麻烦,赶紧说道:“道友且慢,我们有话好商量嘛。”接着,又呵斥了元千羽一句:“你给我闭嘴。”

可拓跋匹夫却对元磁的话置若罔闻,自顾自的走到元千羽面前,抬手便打,继而拳打脚踢,对元千羽的惨叫和其他三人的劝阻威胁充耳不闻,全心全意的发泄着自己的起床气。

那元千羽刚被打的时候嚎叫连连,可被打了几下之后却是不叫唤了,反而面带狐疑的看着正在打他的拓跋匹夫。

因为元千羽突然发现,自己虽然被打了,却一点都不疼,就好像正在被一个从未修炼过的凡人打似的,他觉得,以自己得道境的躯体,就算被这样的力度捶打百年,都不会有丝毫的损伤。

最后,元千羽忽然得出了一个自己都不愿相信的事实,那就是,这正在暴打自己的男人,竟是个没有任何修为的凡人。

元千羽发现了拓跋匹夫没有修为的事实,元磁等三个仙人自然也发现了,可这个发现,却比被大黑狗生擒活捉还要令人难以接受,因为他们实在想不明白,这人是怎么来道源的,而且,看样子似乎是这三千弱水,十里桃林的主人。

拓跋匹夫才不管四人心中的疑惑,拳打脚踢了一阵之后,只觉得浑身舒泰,便停手不再继续,随后,背着手慢吞吞的又坐到了躺椅上,方才懒洋洋的问道:“说说吧,你们是什么人?”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