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地墓师 第73章 画

2019-12-05 07:52:53 来源: 宜昌信息港

绝地墓师 第73章 画

墓,是原来的墓。

墓铭却加了一句话:修行有道,内心崛起,激发鬼种悟隐天赋,便是元种鬼悟种子自此转为隐性本尊元种,因显隐平衡铁则,提前觉醒另一个元种天赋。

另一个元种?

不是说魔核期玄月境才能有第二颗元种么?

他这是提前觉醒了?

不,应该说他的本尊天赋鬼种觉醒了“隐身”能力,退避幕后,继而激活了新的元种。

这是铁则推动的缘故,也是他本尊墓地给予他另一个巨大优势!

卫惜朝心中狂喜!

也就是说他在为艰难的草根时期能比别人多一个元种!

卧槽!

卫惜朝内心是躁动的,意念迅速转移,飘向左侧。

飘啊飘的...

落在了其中一座不大起眼的黑色墓地上。

这个墓地不大,甚至算得上很小,竟比卫惜朝的本尊墓地还破烂,卫惜朝心里一咯噔,那啥,他的新元种不会很LOW吧。

他朝着墓碑上看去。

墓碑上只有两个字。

——戮师

这个人的名字?

再看向墓铭,很粗暴有力的简介——什么都没有,只有杀戮。

这啥玩意?

卫惜朝心里嘀咕,暗骂这简介忒不靠谱,不过仔细钻研一下,发现这附近没有任何墓地靠近。

方圆十里一片荒芜。

挨着近的竟然是他自己的本尊墓地。

区域再无其他墓地靠近他。

“似乎其他墓都很恐惧他啊,这意味着这戮师的武力肯定爆棚,但若是这么强悍,应该列进更高级的墓地中啊,我看看,他在这个墓地里面应该排名...第六百名”

怎么这么靠后。

“不对,第六百名好像是我个元种的初始排名啊,当时我的得分是二十分,均分三点三三三....这墓地也是如此?”

卫惜朝若有所思,不过如果要完全了解这个墓地,也只能等他接引元种了,不过现在肯定不适合,外面还有很多人等着他呢...

“戮师...为什么我觉得你会是我暴力崛起的一大契机呢”

卫惜朝轻轻笑着。

他有这种预感。

————————

鲁豫的存在没几个人知道,就算是知道了也没几个人留心,也就一个魏柔,她没怎么看向对方,却知道对方时而看她。

魏柔不动声色,权当自己没发现对方。

而随着一幅幅画的品鉴过去,目前为止便是三个人的人气。

一个是轩来晚的秦台。

一个是易下馆的冯来。

一个是品轩楼的张轩。

三个画师鼎足而立似的,他们的画在不久前刚刚被品鉴过。

的确是相当出色。

“秦台的《月上云熏》立意清丽,高洁典雅,让人耳目一新,而水墨画法也让画面如跃然纸上,的确不错”

“冯来的《天上明月地上飞雪》也是极好的,看这渲流法已经颇具成色,看起来圆润通达,自有让人心中幽静的意境”

“张轩的《踏万雪》相当霸道啊,以江河云熏飞雪,独有天地之力践踏的格局,别具一格,有趣有趣!”

三幅画已然摊开,画卷都是挺长的,光是画就是一个苦功夫,难得的是这三人都是在短时间内便是完成了这幅画卷,并且在场的人看着这三幅画法跟画意都截然不同的画作,议论纷纷。

到底谁更胜一筹呢?

他们说了不算。

还是得看专业性人员评价。

柳长青起身,双手负背,迎风而立,淡笑而言:“画,先看立意,之前我等未给任何题目,让你们自己画,便是要看你们捕捉立意的能力——今年的云熏,到底有何不同?”

年年都是云熏,一代接一代画下去,却不曾改变过任何一次主题,那么给予这些画师的不是充裕的时间去准备画作,也不是考前告知题目让你去想去找答案一样简单。

熏林,需要创新,这种创新因为一代一代而越来越艰难。

便更能挖掘画师的能力。

“二看画体,技术所及”

“三看,也是重要的,看画心”

画心,便是这幅画给人的感觉。

从视觉冲击力到心灵冲击力、。

深浅如何,便是优劣如何。

“眼下,这三幅画的确出色,不过我想在场诸位也应该内心都将他们分了高下吧,接下来,我等便投箭吧...”

投箭是固有的各种比赛投票方式。

每幅画的下面都放着一个箭筒,每个人都有一把小箭,看重哪人优胜,便是投哪人箭壶。

眼下这里宾客二十二席位,便是有二十二箭。

就在诸人打算投箭的时候。

水月放下了酒杯,目光从林中一处掠过,唇齿微微动。

“等等,等等,还有我,还有我”

一个穿着暖黄裙的姑娘抱着一张比她人还高的大画卷快步跑来,一边跑一边喊,后面还跟着一个小侍童。

两人心急火燎得跑。

总算是赶到了。

诸人看向她。

脸都被大画卷挡住了。

“咦,这位小姑娘亦是九十九画师之一?”

柳长青等人看了看这个女孩,笑着问。

水月自然而然得淡笑开口:“不巧,正是我品轩楼的一个小姑娘...心柳,下次可还敢跑那么远?”

“啊,我没跑那么远...就是..就是迷路了”小姑娘在画卷后歪出脸,吐吐舌头。

迷路?!!

这姑娘的辩位能力还真是一塌糊涂啊。

“额,我是华心柳,这是我的画卷...介个,我还能参加么?”

这个姑娘气喘吁吁,拿出自己的画卷,眼巴巴得看着柳长青等人。

柳长青哈哈笑:“有何不可,时间还没到...摆上去吧!”

能让水月记得名字的,必然是及其出色的。

也许是她的杀手锏呢。

“好好,谢谢谢谢”华心柳大喜,忙转身跑向架子处,陡然,脚尖不小心在石头上一磕。

整个人扑了下去,而那画卷也随即飞出...

水月身后的一个男子化为残影闪射而出,直接抓住了即将倒下的华心柳。

但是救了人,那画却是来不及的。

一只手伸出。

画在落入并不干净的地面之前。

一只手接住了它。

原本入定的人站在树下右手握着画,左手手指弹了弹自己衣袍上的褶皱,身上的气力都内敛非常,临兵境了嘛

,气质当然不一样了。

他将画交给江南流的人,让他们挂上去,而华心柳看着这个人走向熏林宾客那边。

“哦~是卫央啊,怎么,突破成功了吧~恭喜~”

不少人朝卫惜朝恭喜。

卫惜朝谢过,又笑:“看来我醒来得有些晚了”

“是晚了,你已经来不及了继续画画了,卫央”林涛幸灾乐祸,觉得卫惜朝现在醒来也好,让他眼睁睁看着自己无法参与的评比,哈!

如此才可消心头之恨!

不少人也为此可惜,比如傅岭跟周文章这几个见过卫央画画的人。

顾大掌柜自然是心里略微舒坦的,起码在卫惜朝之前夸下海口这件事上,他还是能嘲笑下轩来晚的。

“继续?”卫惜朝愣了下,说:“我想不用了吧”

“放弃也算是一种自知之明!”刘昊淡淡道,看着卫惜朝的目光有些冷:“总比参与了却不得其名好吧”

他身后的刘宣冷笑。

就算这小子画技厉害,可这里高手太多,秦台三人可不是好对付的。

只是,刘昊的话刚说完。

南华大学附属第三医院怎么样
岱山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泉州整形美容医院手术
重庆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
遵义治疗牛皮癣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