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搅局网络文学市场,它凭什么?

2019-03-28 01:17:06 来源: 宜昌信息港

2017年年末,数字浏览行业的“半壁江山”——掌阅科技、阅文集团先后上市。掌阅科技上市后连续涨停,阅文集团在香港上市首日股价一度涨至100%。两大巨头的上市动作搅热了中国网文市场,而网络文学作为文娱IP的诞生源头向来是文娱巨头的必争之地。

就在上周,阿里文学在北京召开行业生态峰会,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CFO、阿里文学CEO宇乾在会上重新定位了阿里文学:以网文浏览和IP联动为基础的、综合性基础设施体系。这意味着一个网络文学平台巨头入场终了。


向“掌阅”、“阅文”宣战,由于阿里文学有不输的配置?


此次峰会聚集了阿里大文娱旗下包括UC、优酷、阿里影业、阿里游戏、阿里音乐、大麦网以及800多家文娱产业合作伙伴,会上还发布了一期IP银河汇,共60部作品,覆盖男频、女频、二次元等3大领域。

从以上阵容中我们不难看出:阿里文学的发展策略就是奔着“大文娱”思路去的,以文学IP作为产业“桥头堡”,买通全部大文娱产业。

但事实上,腾讯才是以文学IP买通大文娱产业的人。2011年腾讯副总裁程武提出以IP打造为核心的“泛文娱”概念,次年威门热淋清颗粒功效腾讯年开始布局大文娱成立IEG互动娱乐事业群,2015年腾讯文学与原盛大文学整合成立阅文集团。自此,腾讯构成了腾讯游戏、阅文集团、腾讯动漫、腾讯影业、腾讯电竞五大板块的大文娱矩阵。

去年的《财富》全球论坛上,马化腾谈到腾讯与阿里的竞争时说,“大家说我们的竞争很多,我数了一下可能十几个地方都有竞争,真的是前所未有的剧烈。”在阿里与腾讯的十几处竞争中,大文娱产业尤甚。

就在腾讯阅文集团成立的同年,阿里成立了阿里文学,同时取得书旗小说、淘宝浏览、UC书城等入口资源支持。经过屡次的架构调剂出现出的阿里大文娱“3+X”战略体系。



(配图来源:游戏茶馆)

腾讯作为人,在时间、资源上都走过很多弯路才有了如今的面貌。阿里作为后来者,以渠道为重,以并购入手,不断占据文娱产业链,成为互联网企业中唯二具有完全产业链布局的企业,其后发优势明显——决策可以果断履行,同时也节省了不少摸索的本钱。

以去年大火的网剧《白夜追凶》为例,充分利用了阿里大文娱的联动宣发,淘宝宣传该剧的三天内,有3000万用户在淘宝搜索“白夜追凶”购买实体书,阿里文学同时上线电子版小说。 另外一部IP联动的成功案例则是《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作为知名网络文学IP,通过影视化将影响力进一步扩大,后续改编的电影等衍生品都有不错成绩,成功展现了“一鱼多吃”的正确操作。

但阿里大文娱板块的形成绝不仅是单纯的部门拼凑,如何实现跨部门的磨合与有效联动才是关键。宇乾在采访中表示,“阿里大文娱的组建时间还不到两年,包括8个BU都是并购过来的,融会进程中的艰苦可以想象,在阿里巴巴收购整合UC之前,中国互联网界千人以上的并购没有1例成功的案例,阿里大文娱的组建也是一个奇迹的产生。”

为了保障IP全链路的综合开发,阿里大文娱内部还设有“IP绿灯委员会”,委员会由优酷、阿里影业等BU的高管组成,各BU代表可通过投票判盆腔炎什么原因引起的断一个IP的好坏。在“IP绿灯委员会”之上还有一个决策小组,通过一整套机制确保联动的有效性和快速性。

除此之外,IP在阿里大文娱内部的买卖还要遵守两个原则:是遵守市场原则,如果市场价是300万,不可能100万卖给优酷;第二遵守兄弟优先原则,同等条件下,IP优先给兄弟部门,而不是给外部公司。


没有盈利压力,阿里文学更能大展拳脚


掌阅科技和阅文集团相继上市也意味着它们必须将股东利益放在首位,盈利、增长都是它们不容轻视的任务。相比两家上市巨头对投资回报的忌惮,阿里文学没必要多虑盈利问题,就更能够放开手脚去投入开发。

宇乾在会后采访中透露,“从未对阿里文学下过盈利指标,盈利不是现阶段的任务。”在阿里看来,现阶段对阿里文学的主要考核有三个方面:,作为文学平台上是不是能够服务好读者,产品是不是完善;第二,原创方面是否能够服务好作者,吸引更多“大神”加入阿里文学;第三,是不是能让的作品快速地进行影视化、游戏化、动漫化的衍生。

同时,阿里文学也不会迫于盈利需求而左右作者创作,将的发挥自由留给作者。且阿里文学大手笔入局也打破了一家独大的局面,让作者有更多的溢价空间。阿里文学的总编辑周运泄漏,其他平台以高两倍、三倍,乃至4倍的价格来阿里文学挖作者,“但到现在还没有挖到,作者现在都很聪明,不会由于价格的高低去选择跟谁合作,他们更多的斟酌是长远的利益和发展。”

不计本钱地追逐向来是商业市场中后来居上的关键。但这类“不计本钱与盈利”的做法并不是盲目投入,如上文提到的“IP绿灯委员会”将与算法机制共同决定IP的好坏,让投资判断更加客观有效,避免损失。

不仅如此,阿里文学还会进一步探索网络文学商业模式的治疗甲型流感的药物多样性。掌阅科技、阅文集团营业收入主要依赖在线浏览收入,阿里文学背靠阿里巴巴,在版权分销、广告收入等方面都有更大的变现空间。

此外,阿里文学已经和天猫达成合作,双方将打通线上、线下资源,比如:消费者在天猫购买部份实体书时可以获得电子版权。这样能够全面提升文学作品的流通和销售效力,阿里文学服务于网文作者的同时也能为传统出版商赋能。

相比掌阅科技和阅文集团,阿里文学虽然起步晚,但却具有整个大文娱产业链的支持和完全的IP联动合作模式。在未上市的网络文学公司中,它当仁不让地成为值得关注的公司。即便与先发且一样走大文娱思路的阅文集团相比,阿里文学背后的大文娱集团既能不计成本的投入,又能为合作伙伴提供更多商业可能,电商、渠道的优势更明显,后劲十足。对阿里文学来讲,能否凭借这些优势改变网络文学的行业格局或许只是时间问题。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