蜷川実花l致永不褪色的少女心

2019-06-09 10:05:11 来源: 宜昌信息港

孩子早上起来咳嗽是怎么回事
孩子止咳快的方法
孩子止咳快的方法

前两天听说了一个惊人的消息,高中班上的副班长结婚了。婚纱照上她摆着怪力萝莉的姿势,笑得俏皮。

说惊人也不太合适,毕业后朋友的朋友们结婚的不少,只是听一个距离我这么近的朋友结婚,是次。我们这个年龄,倒也算适嫁的年纪。开始有人整天在群里自黑自己注孤生,也开始有人尝试着相亲,甚至有人被父母把生辰八字写到了某个婚介所的姻缘簿上。嚷嚷着恨嫁的人不少,大多数朋友却还是维持着单身状态。

我想也不一定是被动单身,只是还想在前往人妻的路上走得慢一点,还想多留一点少女心。又或者是,还不想妥协。

说起来,少女心这个概念,就跟直男癌一样难以概括。有人问过我直男癌是什么,我想了想,只能用举例子的方式形容。

“晤……就是你化了个美美的睫毛,男朋友却说:‘喂你今天睫毛怎么脏兮兮的?’”

这回答也是肤浅。毕竟我总不能说少女心就是“看见blingbling的东西就双眼放光”吧。

认真思考一下,少女心,用声音说话,应该是陈绮贞,用图像说话,是蜷川実花。

蜷川実花(Ninagawa Mika)

这位行走于日本前沿的摄影艺术家,用镜头呈现出一个迷幻、甜美的世界。她将女性精神融入于作品之中,给人一种声色迷离的陶醉。花、金鱼、人物写真,是她摄影的一贯主题,回答着我们关于少女心的疑问。

蜷川実花摄影作品

蜷川作品中“花”的观感,超出了我们的现实所见。她常用LOMO拍摄,花朵的颜色变调了,

我们的少女时代,也是这样饱满、多彩,不懂什么生活的艰辛。我在不如意的时候,常常回想那些在学校的日子。那样的年纪,很少有人会设想自己的卑微,我们的面前摆放着不可估量的远大前程,每个人活得都那么肆意。

蜷川実花摄影作品

田馥甄的《小幸运》唱哭了很多人:

也许当时忙着微笑和哭泣,忙着追逐天空中的流星。

好像把每个人的少女时代都唱出来。有关梦想、恋爱、友谊、家人的种种,都是一朵朵娇美的花,可能不到娇艳欲滴的程度,却一定鲜美明亮。连留在日记本上的苦味,都给人“少年不知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怀疑。

蜷川実花摄影作品

蜷川実花的金鱼一样呈现着独特的光与色。比起绽开的花,游动的金鱼更富有动感,它

金鱼们悠游自在地活动在水里。水的背景蓝的有些过头,不像海洋,而像贴了背景彩纸的鱼缸。背景里耀眼的色彩,呈现一种游戏的态度。脱去大海的深邃与严肃,蜷川是戴着玩具眼镜来拍这群金鱼的。

蜷川実花摄影作品

玩具水缸里的画面轻佻、荒唐、调皮。少女爱花、爱疯、爱玩的心态在这里。圆头的绑带芭蕾舞鞋、粉红色的蝴蝶结、浅浅的腮红、灯光温暖的旋转木马……这些被视为少女心象征符号的物体拥有一个共同特点——一种不谙世事的游玩感。憧憬一份永远不会过期的爱情,和朋友熬夜打了一个通宵的,想象未来还和当年的闺蜜住在一个像爱情公寓式的房子里,想开摆满书的咖啡店,想去环游世界……我大概老了,这些少女标配的梦现在已经不怎么想起。只是看见这些如梦如幻的金鱼时,还能想起一些,如小孩热爱玩具般的心情。

如果说花和金鱼呈现出的少女感还是间接性的,在人物写真系列,我们则可以直接活捉一枚枚少女。

蜷川実花摄影作品

粉色为主调,点缀着蓝、黄等亮色的气球背景之上躺着两枚动作亲昵、笑容甜腻的姑娘,格丝袜都在这氛围里消解了性感,萌生出一种纯纯的梦幻。少女感爆棚呀。

蜷川実花摄影作品

蜷川実花镜头下的水原希子没有露出甜甜的笑。但画面里呈现这微微打湿的短发、露肩的荷叶裙,复古的色调,还有水原希子那小鹿般倔强的眼神,玫瑰色丰满的唇线等独特的元素,构造成一个元气满满的别样少女。手持两个甜甜圈的隐喻,并无带给人不适感,反倒给这位少女加了几分贝儿般的怪异与灵气。

蜷川実花摄影作品

不仅女性写真中少女感满满,蜷川実花拍摄的男性写真,一样闪烁着一颗少女心。

有人说,蜷川実花是以“消费”这一由人类欲望创造出的各种幻象为拍摄对象。蜷川将商业与艺术结合的很好,所以她的镜头下也常出现偶像等时尚人物。少女心,其实也可以成为一种消费文化。蜷川在拍摄“消费”时,并不带有平时我们斥责“商业社会”的贬义色彩,她演绎人们的欲望,并带着尊重的态度。

蜷川実花摄影作品

无论是三浦春马、山下智久、松田翔太,还是岚,在蜷川実花的镜头下,他们身边常常布满鲜花,装点着饱满的色泽,呈现出一副诱人的样子。有人用“惊艳”来形容蜷川作品中的日本男星,确有几分道理。

男性的气质融化在少女心的期待里,这里他们成为少女心的消费对象,是符合少女幻想的理想恋人。看多了充满阳刚正气的霸道总裁形象,再看看蜷川镜头下的男子,也是一股清流。

蜷川実花摄影作品

从花、金鱼到人物写真,从艺术隐喻到消费文化,蜷川実花横跨多个拍摄领域,始终如一的,是她少女的眼睛。

曾经听一位青年发展中心的创始人说,他以前很不愿意碰商业,但后来发现,只有把商业做好了,才能真正做好公益,做好情怀。

今年四十五岁的蜷川実花也许也想过相似的问题。

当我四十五岁的时候,希冀自己也能放下某些很想卸下的包袱,像蜷川一样,走得轻盈一点,能有一份再次把自己打扮得元气满满的心情。

致敬一颗,永不褪色的少女心——蜷川的,以及,未来,我的。

港媒:中国癌症新增病例世界
《神经病学分册》定稿出版 助力提升县域医院诊疗水平
海军救人身亡后捐赠器官 医生手术后默哀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