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城转型受阻玉龙矿业环保核查迟迟未果

2019-07-13 00:43:46 来源: 宜昌信息港

科学城转型受阻 玉龙矿业环保核查迟迟未果

本报 任家河 北京报道

科学城()迟迟不能通过内蒙古环保厅的环保核查,重组或将延滞。

5月21日,科学城重组玉龙矿业的提案被临时股东大会通过之后,开始上报证监会进行审批核准。到如今,材料上报已经整整2个月,既不见证监会受理公告,科学城也没有发布任何与玉龙矿业有关的重组信息。

而科学城的股价,却如过山车一般,在猛涨几天之后进入下行空间。从5月24日的11元/股到6月末的8元/股,科学城股价1个月跌幅高达30%。

对于其中原委,《华夏时报》从科学城内部人士了解到,证监会在6月10日左右就对科学城的重组材料进行了反馈,要求补充重组标的玉龙矿业涉及的环保、国土资源部等部门的批复文件以及相应的权属证书。

由于玉龙矿业以银、铅、锌等有色金属矿石采选为主营业务,在环保总局严格审查的重污染行业之列。而科学城在完成这次重大重组之后,公司的主营业务也将从酒店经营彻底转型到有色金属采选行业。

“所以内蒙古环保厅对科学城重组玉龙矿业的环保核查,肯定会非常严格。”一位擅长重组的投行人士告诉本报。

迟来的环保核查

国家环保总局规定,凡从事火力发电、钢铁、水泥、电解铝行业的企业和跨省从事其它重污染行业(冶金、化工、石化、煤炭、建材、制革和采矿业)生产经营的企业由国家环保总局负责核查。

由于玉龙矿业并未跨省经营,此次重组环保核查由内蒙古环保厅执行。但是,眼下科学城股东大会通过重组决议已经整整2个月,内蒙古环保厅的环保核查却迟迟没有批复,不免为科学城的重组进程蒙上了一层阴影。

虽然科学城董秘刘黎明在答复投资者问询时,一直坚称“玉龙矿业环保核查目前正在正常审理过程中”,但从重大资产重组的程序流程来看,科学城的重组进程,已经被内蒙古环保厅“耽误了”。

但对玉龙矿业来说,拿到批复却没那么简单。通过内蒙古环保厅以及所属锡林郭勒盟环保局得知,玉龙矿业作为重组标的,其本身已经有不少污点。

早在2011年4月28日,内蒙古环保厅就曾对《玉龙矿业花敖包特铅锌银矿技改二期项目尾矿库环境影响报告书》作出过暂缓审批的通知。内蒙古环保厅认为,《报告书》缺少该尾矿库选址的地下水情况,且根据地下水检测结果不能够说明旧尾矿库是否发生渗漏。

从内蒙古环保厅环评的公示记录来看,自从被暂缓审批之后,玉龙矿业就再也没有申报审批过,反而对其他新建开采项目积极申报。

无独有偶,在玉龙矿业项目所在地锡林郭勒盟环保局2011年12月31日《关于2011年第四季度国控重点污染源监督性监测结果的公示》中,发现一家名为内蒙古玉龙矿业开发有限公司的主体,因为PH、悬浮物、CODcr超标却无任何处理设施,被列入公示名单。

虽然玉龙矿业开发有限公司与重组标的玉龙矿业股份有限公司存在名称差异,但从锡林郭勒盟对两家公司的简介上,几乎可以认定两家即是一家,玉龙矿业股份公司存在污染未处理情况。玉龙矿业股份公司一位内部人士也表示从未听说玉龙矿业开发这家公司,但这种猜测并未得到科学城的确认。

信息披露涉嫌违规

更有甚之,玉龙矿业各种环保污点,在科学城重组的方案中并无任何披露。

在长达281页的《南方科学城发展股份有限公司重大资产出售及现金和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暨关联交易报告书(草案)》中,科学城只是对重组过程中可能造成障碍的环保核查轻描淡写的一笔代过,却对过往污点没费任何笔墨。

上文所述两处未被处理好的环境污染隐患,极有可能会被内蒙古环保厅作为否定或者延后批复环保核查的理由。

“正如科学城重组方案里所揭示的重组风险,是否能顺利通过环保主管部门的环保核查,以及环保主管部门出具环保核查意见的时间存在不确定性。”上述投行人士解释说。

从信息披露的角度来看,既然科学城在得到反馈之后不能为证监会提供书面答复,就应该按照《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第二十六条的规定,中国证监会在审核期间提出反馈意见要求上市公司作出书面解释、说明的,上市公司应当自收到反馈意见之日起30日内提供书面回复意见,逾期未提供的,上市公司应当在到期日的次日就本次重大资产重组的进展情况及未能及时提供回复意见的具体原因等予以公告。

但时间一天天过去,科学城重组玉龙矿业的具体进展,对广大投资者来说,却一直不得而知。

“如果以证监会6月10日对科学城的反馈作为起始日,到目前,科学城一直未能对证监会的问题提供有效书面回复为真的话,科学城没发重大资产重组的进展情况公告确实涉嫌违规。”一位上市公司的证券代表这样认为。

不过,这种说法并未得到科学城的认同。科学城证券部一位工作人员解释说,证监会在6月10日前后的反馈仅仅是要求补充材料,并不代表正式受理,所以科学城信息披露并不违规。

大股东志在必得

尽管问题种种,科学城的大股东中国银泰却是志在必得。

科学城的实际控制人,中国银泰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沈国军,给银泰系制定了三大战略领域:百货业、商业地产和能源矿产。他曾这样形容说:“百货业是一锅需要慢慢煎熬的汤,净利润不大,但是现金流量大,可以滋润其他行业;商业地产是会增值的银锅具,能成为家传宝;能源(矿产)是可以马上吃的肉,利润丰厚。”

现在来看,银泰系旗下银泰百货、银泰置地、银泰柏悦酒店等已经羽翼丰满,惟独能源矿产尚未起步。此次科学城重组内蒙古玉龙矿业,目的即在于此。

科学城董事长杨海飞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其实这几年我们一直在看矿,我一年看的矿超过30个,一年有2/3的时间在飞机上和矿区。”杨海飞表示。

杨海飞是老“君安证券”出身,约六七年前加盟中国银泰。2008年中国银泰决定进军矿业,杨海飞便踏上了寻矿的漫漫长途。

乌鲁木齐治疗白癜风专科医院哪家好
老年心肌病医院
宿迁有哪些血管外科医院
扬州的专科医院治疗牛皮癣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