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包与AR擦出火花下一个爆款会是谁

2019-05-14 22:05:56 来源: 宜昌信息港

2017年,恐怕我们还很难看到较为普遍的真正的AR运用。AR的普及,早也得到2018年下半年。现在,传感器、处理器等相关元器件和技术的发展水平,都离大规模商业化的要求比较遥远。从技术角度而言,AR领域并没有获得根本性的进展。当AR实景红包的新鲜劲过去,下一个能引爆话题的AR体验会是什么呢?

直到2016年底,爆款AR手游《口袋妖怪Go》还是没有对广大大陆地区友解锁。但是支付宝表示,没有关系,你们抓不了小精灵,可以找小红包呀!

近日,支付宝上线了AR实景红包功能。这类似于一种寻宝游戏。如果红包离你的距离足够近,你就能尝试寻找它。它会告知你一个大概定位,并且欲说还休地展示出一张线索图。图上布满黑色条纹,让你觉得好像看清了,又好像没看清。

你兜兜转转寻寻觅觅东张西望以后,终究找到了线索图中的位置。当眼前的位置和红包藏匿线索图能够贴合,你就喊出了那句芝麻开门的咒语。

拿扫一扫,一个呆萌的、似乎长着一只眼睛的红包就蹦出来啦!

开!很好,你获得了反正不会太多的钱。

AR?其实是图象辨认+LBS定位

AR,也就是增强现实。通俗的理解,就是让虚拟的物品,出现在真实的环境。

2016年双11前夕,天猫曾推出找猫猫游戏。你如果能捕捉到那只在屏幕上凭空出现的、通常是在你背后扭动的小天猫,就有可能获得某些品牌的电子优惠券。

这是一个短暂上线的功能。但和《口袋妖怪Go》一样,都在向吃瓜大众普及AR。

此次支付宝推出AR红包,名字叫得颇为高大上。你必须走到藏红包处500米内,根据线索图的提示来寻找红包。但是,功能推出不久,就有唯恐天下不乱的程序员小哥发帖表示已经实现了在家坐着收红包,离走上人生不远啦。

怎么回事?其实,支付宝用的,的确不算什么特别新的技术,LBS(基于地理位置信息的服务)+图像辨认就能实现,这已是非常成熟的应用。易观入口高级分析师赵子明告诉科技。

既然是图像辨认,那么,只要能扫到一张和线索图一样的图片,系统就会默许你已经找到了红包的藏身之处。因此,程序员使用的破解方法也比较好理解找到距离自己500米以内的红包,存储下支付宝提供的线索图,用PS或者干脆手写一段小程序去除线索图上的黑色条纹障碍,得到一张更加清晰的图片。然后,扫一扫,红包就到手。对了,如果想收割更广范围的红包,还有摹拟定位器可以帮忙。

分分钟变身营销利器?

这个功能比较应景。《口袋妖怪Go》在国外刚刚火过,大家对AR的玩法比较期待。中国传媒大学动画与数字艺术学院游戏设计系主任费广正指出,AR红包的新意,主要体现在应用场景上。但是,相比AR,红包和社交性本身对用户的吸引力会更大。

赵子明也认为, AR实景红包是在为支付宝的社交铺路。其实,说穿了,AR红包就是包了一层皮的群红包。不管实际效果怎样,但AR红包推出的意图,就是想让用户花更多时间在支付宝构建的人际关系上。

支付宝的AR红包,本被业界认为打响了2017春节红包大战的枪,就看腾讯如何接招。然而,阿里支付宝和腾讯均表示大家散了吧,今年没有红包大战。

当然,对阿里和腾讯来讲,打出AR旗号,目的大概不在于一时一刻的热度。费广正认为,对这类平台级公司来说,AR是导入用户的有效手段。宣扬AR概念,实际上是为了和《口袋妖怪Go》的热度结合起来,阿里应该是有计划以此为入口,进行某些营销。

已经有敏锐的商家自觉行动起来了。比如一位深谙产品运营之道的友就在知乎上表示,他以自己的新书作为推广的目标产品,在中关村发了数千个支付宝AR实景红包。藏红包时,他留下线索,提示在某电商站上扫描该书的封面就能获得红包。红包领取的速度非常快。他说。

也有民宿用了这种方式,以自家公司Logo作为线索图,在全国铺了大约150万只红包。结果,这家民宿的百度搜索量,噌噌就上去了民需要百度出它家的Logo以领取红包。

这还只是线上玩法。商家一样可以用红包,把用户吸引到线下特定地点,并用红包延长用户在某地的停留时间,引导他们在该地进行消费。国泰君安在调研报告中写道,从创意层面讲,AR场景红包以国内消费者热衷的事物红包为切入点,一定程度上绕开IP不足的短板,为国内后续AR营销、AR游戏拓展指明了弯道超车海外竞争对手的方向。

产业还是欠发达

赵子明表示,巨头们试水AR,肯定能让AR离普通用户更近。毕竟,AR是一个吃资金的行业,不是中小企业能够做好的。

红包和游戏,或许还是小打小闹。对电商来说,AR就是模糊虚拟与现实界限、提升用户体验的良好手段。电商和AR技术简直就是天然契合。赵子明说。它可以为用户提供看得见的消费场景你要买一套沙发,但是不知道和新家配不配?没关系,通过AR,让这套沙发出现在你家客厅,要是觉得效果拔群,下单即可。赵子明认为,AR产业的爆发,很有可能从电商开始。

AR应用,未来可以想象的空间很大。需要数字化的东西、需要在场景中去表达和体验的东西,都可能用这类方式实现,比如教育、广告营销和游戏。费广正说。

但是,2017年,恐怕我们还很难看到较为普遍的真正的AR应用。AR的普及,早也得到2018年下半年。现在,传感器、处理器等相干元器件和技术的发展水平,都离大规模商业化的要求比较遥远。赵子明坦言。

整体来说,AR产业确切还处在欠发达状态。《口袋妖怪Go》和实景红包,只是公众对AR技术的惊鸿一瞥。此前,电子科技大学自动化工程学院教授、增强现实领域专家陈东义在接受科技采访时指出,2013年谷歌推出AR眼镜,引发产业界和投资界的关注,也吸引了更多资金注入这一领域,使得更多企业和专业人士投入研发,推动产业链构成和完善,降低了相关本钱。但是,AR的三个要素,呈现+三维注册+三维建模,都需要技术上的突破和改进。陈东义认为,从技术角度而言,AR领域并没有取得根本性的进展。

当AR实景红包的新鲜劲过去,下一个能引爆话题的AR体验会是什么呢?

痛经小腹胀痛治疗
如何解决经期小腹胀痛
如何治经期小腹胀痛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