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電企業吁請克隆煤電聯動

2019-11-09 09:57:29 来源: 宜昌信息港

核电企业吁请克隆“煤电联动”

“国际天然铀价格已经接近国内铀价的两倍,国内企业生产天然铀成本倒挂非常严重”中核金原铀业(以下简称中核金)有限公司总经理的王德林忧心忡忡地对说

解决这一问题的希望,被寄予在改革核电定价机制身上获悉,目前国家发改委、财政部与国家原子能机构正在考虑“铀价”与国际接轨,而核电发电企业,则上书国家发改委,要求仿照“煤电联动”,调整未来核电的定价机制,根治目前存在已久的“成本倒挂”问题

“铀电联动”欲解“成本倒挂”

“从3年前,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和国家原子能机构以及核原料的供求企业就一直在探讨铀价的形成机制问题原则上是铀价要与其他能源价格一样,要与国际价格接轨”说这话的是李俊杰,他的身份是国家原子能机构核原材料处处长

而与此同时,中国核电的发电企业,也已上书“电力定价”的主管部门——国家发改委,要求在上调“铀价”的同时,仿照已经成熟的“煤电联动”机制,为未来中国的核电进行定价,他们希望,当铀价上涨时,核电价格就可以自动随之向上调整

这一切的背后,是“铀价”的长期“成本倒挂”,以及随之而来的“探铀资金”匮乏再度造成紧缺状态,推高价格的恶性循环

中核金作为国内的铀业公司,也是未来中国核电站的核原料供应商,手里的“经济账”却很难算:一方面面临着未来铀矿开采的资金需求,另一方面,却是由于铀价倒挂所带来的成本压力

而按照核电发展规划,到2020年,我国将争取把核电运行装机容量从目前的906.8万千瓦提高到4000万千瓦,到了2020年中国的天然铀需求将达到7000吨,而目前的天然铀需求仅为1000吨

李俊杰告诉,在核原料方面,中国希望有至少三分之二能够由国内供应现在的核原料生产能力只能满足近期的需求,还不能满足中长期的需求王德林则表示,如果一切按照这个目标,那么至少需要70亿~80亿元的勘探资金支持

争夺未来“能源燃料”

以“铀电联动”的方式,解决“铀价”“成本倒挂”的问题,实际上已经到了迫不得已的时刻,因为在全世界都认定核电是未来能源紧缺的“现实解决方案”的同时,对国际铀资源的争抢,早已暗中展开

中国已开始有所动作,据知情人士透露,目前中国已经在哈萨克斯坦投资开采铀矿,同时国家也开始鼓励中国企业进入国际市场采购核原料国家原子能机构的统计资料显示,中国目前已经在23个省探明了350个铀矿床,“储量可观,但是品位以中低品位为主”资料显示,“中国铀矿的勘探程度偏低”国家原子能机构希望未来能有部分核原料供应来自国外

而传统能源巨头们,也不断出手

了解到,澳大利亚的铀矿——奥林匹克大坝已经被铁矿石巨头必和必拓购得,该地区的铀矿成本处于世界的水平而澳大利亚是世界铀矿储量丰富的地区,其政府机构代表林顿·杰克斯透露,在仅仅两年的时间内已经有200多家公司,在澳大利亚勘探了750多个项目

但是,资金和技术问题困扰着铀业的发展按照核电工业的规划,中核金原铀业公司总经理王德林还要至少70亿到80亿元的资金缺口,因此,他开始在公开场合进行“招商”,“我们希望与国内外的矿业界,在资金和技术方面都进行合作”

显然,只有在解决“成本倒挂”的问题之后,外部资金才真正有望进入这个“真正赚钱的领域”这其中,民营资本也被寄予希望

了解到,国家原子能机构正在考虑,允许社会民间资本,进入铀矿的开采业务领域,而与之有关的《原子能法》也正在紧张制订当中

根据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计划在今后15年里建设至少30座核电机组,到2010年在运行核电装机容量1200万千瓦;到2020年,在运行核电装机容量4000万千瓦占总装机的4%;在建核电装机容量1800万千瓦

目前,以中国核工业集团、中国广东核电集团和中国电力投资集团三家握有核电牌照的公司为首,包括华能、大唐、华电、国电等四家发电企业,都在预备建设自己的核电站除浙江和广东外,目前至少又有11个省、市提出了核电发展规划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