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莎菲奇遇记(小说)

2019-09-14 06:43:17 来源: 宜昌信息港

K 金牌村的运动会
“咦,他们都去了哪里?”莎菲看着眼前一片柔软细腻的沙地问道,“我们到底是在哪儿?”
“我们应该已经离开魔法学校,到了金牌村了。”
“这么美丽的名字……”
“住在这里的人,可都是我们太阳王国的英雄。你知道,每四年,世界上会举办一次奥运会,他们代表太阳王国,拿下过多的金牌。”
这使莎菲感到惊奇和感动。
就在这时,她看到远处有什么开始闪光发亮了,先是一丁点儿星星之火,在太阳底下发出的光芒微弱得几乎难以觉察。接着越来越亮,一捧火苗被高高燃起了。
“你运气真好,瞧,”饲养员大声喊道,“他们点燃了火炬,选拔奥运选手的运动会就要开始啦!”
火炬开始在空中飘浮,同时它的肚子像一只气球,飞快地长着,越来越大,然后,突然炸开了,像莎菲小时候放过的烟花一样,向四周喷射出新的火种,犹如下了一场闪光发亮的火花雨。火种落在沙地上,浅黄色的沙立刻厚了足有四十厘米,中间还升起了一道球网。火种落在叶子上,变成了无数羽毛球轻轻落下;火种落在茎秆上,变成了一根根跳高用的撑杆;火种落在大大小小的花蕾上,变成了足球、篮球、排球、网球、乒乓球……没过多久,莎菲和饲养员周围,前后左右,四面八方,长满了各种各样的体育器材。莎菲惊奇地望着这奇异的景象。
人也越来越多了,有的高,有的矮,有的胖,有的瘦,他们不知疲倦地跑来跑去,跳来跳去。有一个男孩,莎菲简直像着了魔似的望着他,他是如此瘦小,却在一根单杠上连飞了四空翻外加另外两个大空翻。她忍不住大声鼓起掌来。
“我们太阳王国有一套完美的运动员培养选拔机制。这是我们从白桦树王国那儿学来的,听说白桦树王国是从SS王国那儿学来的。像这个小孩,应该是在五、六岁就被挑中,送到太阳体校开始接受训练的。在那里,他只需要全力锻练这一项就可以,不需要像魔法学校的学生那样,学习专业知识和文化课程。如果参加比赛,能达到健将级、一级、二级的标准,就可以从王国支取工资。”
男孩这时已经像钉子一样稳稳落在地上了。莎菲弯下腰,采集了一束鲜花送给他。看起来,他还完全沉淀在自己的体操世界里。
“你今年几岁了?”莎菲悄悄地问道。
他昂起头,望着一旁的高低杠大声喊道:“十四!”
饲养员看了看他胸前的牌子,“他今年十六岁了。这几年可能他太忙,有太多比赛要参加,都没有人告诉他新的年龄。”
这时,莎菲又注意到了一个女孩子,她的身体修长,非常漂亮,美的是握杆的那条胳膊,显得异乎寻常的有力。助跑、起跳、身体上摆、过竿,所有动作一气呵成,对她来说,跳过五米高的杆子就像挥一挥手一样,根本不费什么力气。几十名歌唱演员开始在她身边聚拢,唱起了赞美歌。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莎菲完全被欢呼声笼罩了。在她左边,是一个衣服上打满补丁看起来很穷苦的老头;在她右边,是一个衣服上镶满金片看起来很华丽的贵妇。他们全都被比赛吸引住了,好几次,主动拉起莎菲的左右手一起鼓起掌来。
“体育运动能把所有人连接在一起,不同的人也能手拉手一起看比赛。”莎菲惊喜地记下这一心得。
所有的比赛都非常好看。她边走边看,与此同时,她感到一种奇妙的力量在体内流动起来。她觉得太阳王国更美好,更不同寻常了。她因此感到极大的满足。要是自己也能变得更强壮,那该多好啊!
“我真希望所有太阳王国的国民都能像我一样,看到这样一个充满希望的未来。”
饲养员微笑了,“当然,世界上所有人都能看到这一切,这也是向世界说明,太阳王国的优越性啊。”
“他们要是能看到这些,一定都会惊得目瞪口呆吧。”
“你只需要高傲地扬起头,根本不用理睬他们。”
突然,莎菲听见一阵尖利的嘘声。原先坐在地上看的一些人全都站立起来。嘘声持久而响亮,很多人随手摘下头顶的果子向一个地方愤怒地砸去,头顶没有果子的,就不停地挥舞着手势,嘴里还不停地喊着:“滚出我们金牌村。”
莎菲立刻骑到马上。在高处,她看得清清楚楚,原来就是刚才的那个体操男孩。他在一次落地时犯了一个错误,往前跨了一大步,观众们不答应了。很快他又参加了一次吊环比赛。这一次,也许他想把动作完成得更圆满,更漂亮些,于是他在下环时用力推了一下,结果把脚挂在环上,失手摔了下来。大家先是鸦雀无声,随后,抗议声使得比赛无法进行下去,人们一拥而上,把他拖出了比赛场地。
“他们会把他怎样?”
“他得马上退役,搬出金牌村,自己另外去找个工作干。”
即使隔了好一段距离,莎菲也能看到,男孩的脸渐渐变得苍白了。
“天,”莎菲自言自语地说道,“我还以为这儿只有快乐呢!”
“他可以继续在自己家里练习,可以随心所欲,想到哪里去就到哪里去。太阳王国太大了,有的是地方去。他还可以自己挣基本生活费,自己造房子住……”
“可是,没有了鲜花、掌声、鲜艳的红旗,那样活下去又有什么意思呢?”
正这样想着,忽然,她感到跛脚马猛烈地震动了一下,它嘶叫了一声,前肢一软,一下趴到了地上,脖子伸向地面,痛苦地喘息起来。莎菲也被摔了下来。
饲养员赶紧蹲下身,贴在它的耳旁,低声说着:“别紧张,别紧张……”那柔和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在祈祷。
“我还没向你介绍过它呢,它可是纯种赛马,它参加过的所有比赛都赢了,就在几个月前,它的原主人还一直在训练它要跑赢所有对手。后来,因为它应力性骨折,也是在这里,输了一场比赛而退役。”
几分钟后,跛脚马重新站起,莎菲尽量小心地坐了上去。马走了起来,起初慢悠悠的,接着越走越快,它匆匆地跑过一片又一片树林,拼命向前。没能看完所有比赛,莎菲不禁感到有点惋惜。

P 练习说话的播音员
“你好,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呢?”
那个被问的女人赶忙停下脚步,可嘴却说不清话语,她又鼓动了一会儿腮帮子,就不声不响地走开了。
“你不应该在他们练习的时候打扰他们,”一个男孩在一旁说道,“他们没练习完之前,是没法开口说话的。”
莎菲转过身,向着那个说话的方向看去。原来是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坐在窗台上。
“请原谅,我不了解这里的规矩。他们是谁?”
“我们称他们是练习说话的人,”男孩跳下窗台,接着解释道:“他们是想成为我们太阳王国家喻户晓的英雄播音员。为了能流利地说话,嘴里要含一块石头进行练习。据说,要一连磨圆三十块石头,才能练就如簧的巧舌。幸好,我们这里的山很多。”
“我们国王特别喜欢播音员。每年金话筒大赛结束后,他都会接见获奖的播音员。他说,语言是人类的灵魂,口才是打败敌人的利器。只有刻苦训练,才能当上超级播音员,说服敌人就范,成为国家的大规模说服性武器。”饲养员补充道。
正当他们这样站着说话的时候,一个温和美丽的女人的声音响了起来:“根据我们的史书记载,189 年12月26日那天,太阳耀斑突然爆发,地球两极白天也出现了可怕的极光,因为电磁受到干扰,很多船只诡异地撞上了冰山,地球上的火山都开始了爆发前兆,一场更大的灾难似乎就要降临。人类终归是幸运的,就在这一天,随着一个新生命的呱呱落地,太阳和地球的异象立刻全部消失了,千年不遇的真神、太阳王国的新国王,诞生了……”
那声音对莎菲有一种无法抗拒的吸引力。她循声找去,先是穿过一条弯弯曲曲的小路,在小路的尽头,立着一个指路标,被雕刻成一只话筒的形状,正指着一个方向。那上面写着:通向播音楼。
莎菲赶忙向着话筒指出的方向走。
“有一天,一只渡船在风暴中迷失了航向,天逐渐黑下来,艄公不知所措。一个少年霍地站起来说:‘我在深山迷路时,总能找到回家的路。我掌舵,就能找到陆地!’他掌了舵,直到天明,果然出现了绿树茂盛的山峰,大家欢呼起来!这个少年,就是国王本人。那天,他是根据地球磁场找到的目的地。”
……
莎菲确信,有这么好听声音的人肯定长得很善良可亲,于是她敲了敲门。她听见那声音喊道:“进来进来,来自远方的客人!”
她推开门,看见一个房间,不很大,朝南,阳光从窗 进来,窗下摆着一张大桌子,上面搁满了大大小小的话筒。桌前坐着一位女士,她的脸圆圆的,脸颊红红的,看上去很像大苹果。
她指了指墙角一把椅子,同时做了个“请坐”的手势。
莎菲迟迟疑疑地坐了下来。
“189 年12月26日那天早上,根据历史记载,光明山发生了一次从未有过的大雪崩,山上的浓雾奇迹般瞬间消失,随后,一道彩虹出现在天池两岸。当一颗耀眼的流星划破宇宙时,一个新的生命降临了,这就是太阳王国国王的诞生。当晚,夜空新星闪耀,天池如同沸腾一般!”
播完这一段后,她关上了面前的话筒,“好听吗?”她仔细地端详着莎菲问道。莎菲点点头。
“在太阳王国,你听到的所有故事中,十个有九个是从这里听到的,所以这里也叫‘中央’楼。通过这里,到达学校、军队、村庄……从实实在在具体的某个人那里,你顶多只能听到一个——关于你自己出生的故事。”
“我是一个作家,我也很想写些和国王有关的传奇。”
“它们来自我们丰富多彩的日常生活。作家或者政治家写出材料,电台编辑根据电台台长的意见,把它们加工得更加通俗易懂之后,交给我们播音员广播。我们照本宣科。朗读时,声音的音色、节奏、速度以及其他众多参数,都经过台长的科学论证,达到适合听众接受信息的标准。”
“你们的台长真厉害!”莎菲由衷地赞叹道。
“他就是我们的太阳王国国王啊。”那位女士一说完,便飞快地打开了面前的话筒,朗诵道:“‘国王来了!’不知道谁喊了一声,大家扔下手里的工作,就叫喊着冲了出来。在见到他的那一刻起,每个人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在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中,有人放声痛哭,有人大笑不止,有人拍痛了巴掌,有人喊哑了嗓子,挤不进来的就爬到高处向里眺望。这就是人人爱戴的访遍宇宙也不会再有的绝世伟人!”
“我还以为,这里会有许多许多的播音员呢。”
“不,我亲爱的客人,”女士轻轻地回答道,“在我们这里,情况有所不同。除非我犯了错误,否则,永远只有我这样一个播音员。当我老了的时候,我的舌头就会犯错误,我的声带也会犯错误,到那一天,就会有新的播音员取代我。不过,每个学校、军队、村庄,都有他们自己的播音员……”
她转过身去,继续工作起来。在她美妙的声音陪伴下,莎菲离开了播音楼。她无意中向路边扫了一眼,却发现了一番奇妙的景象:一群年老的男人女人站在树下,谁也不说话,每一个人都陷入沉思。地上放着一些扑克牌大小的硬纸片,上面用粗黑笔写着工整的楷体字,横平竖直的。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百千万元大小
上下左右水火土石天地山林风雪云雨
他们拿起一张,然后默默地盯着它看上半天,又摇摇头放下,就这样不断地拿起放下。
“这不是幼儿识字卡吗?他们这是在干什么?”
“在学习认字呢。”刚才等在楼外的饲养员此刻跟了上来,他对着莎菲的耳朵小声说道:“他们都是犯了错误的播音员,他们被赶出播音楼后,就什么也不会讲了,连自己的名字怎么念都忘记了。这是让他们能有点事可干,毕竟他们为我们太阳王国也做出了一些贡献。”
莎菲忍不住向那些很努力、很专心,学习着认字的老头老太挥挥手,喊道:“你们辛苦了,一定不要放弃啊!”

S 你会画地图吗
地图大师住的地方,名字叫“看不见的地方”。他们到达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太阳正在落山,天空被照得红彤彤的。莎菲发现,“看不见的地方”是一片沙滩的名字。沙滩上,到处都是美丽的沙雕:庞大的十二生肖神坛,形象的城墙、龙王、兵马俑,雕刻得十分精细的城堡……各种沙雕构成了纵横交错,宽窄不同的大道小路,置身其中,就好像走进了一个沙的迷宫。跛脚马无声无息地走着。突然,莎菲看到,在迷宫的尽头,在苍苍茫茫一望无际的沙面上,有一座孤零零的八角形宝塔耸立起来,高高地直插青天,她又惊奇又疑惑,心想:这附近并没有寺庙啊。紧接着,又出现了高高低低的城墙,顶上是呈凹凸形的短墙,连绵六七里,竟然是一座城了。许许多多的宫殿楼台出现在其中,高低不平远远近近,它们断断续续连在一起,时而分离时而结合,一会儿显形,一会儿隐身。再仔细看,瓦是碧绿的,屋檐高高翘起,到处绿树成荫春意盎然。那些树有的高有的矮,有的两棵靠在一起如爱人窃窃私语。树上是各种奇异的动物。有一瞬间,莎菲甚至觉得自己看见一只麒麟正和几条小龙嬉戏。就在这时,宝塔放出了闪闪的红光。

共 10001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既是一篇穿越式的小说,也是一篇科幻型的小说。小说的主人公莎菲在进入金牌村时,正赶上金牌村在开运动会。所谓金牌村,应该就是以赢得金牌而得名。跟随作者的笔触,编者看到了金牌后面的辛苦与残酷,更体会到了金牌后面的心酸与无奈,这让读者一下子就找到了梦幻与现实之间的切入点,也让读者明白了一个道理:无论你的过去如何辉煌荣耀,也总会有谢幕的一天,淡然面对,才是一个智者放下自己的态度。“练习说话的播音员”也如是,谢幕后的悲凉与落寞,不是他们真的不会讲话了,而是在努力遗忘那段辉煌的过往。“你会画地图吗”?当然,会画地图的人,还真没几个。但作者笔下的地图却非我们看到的地图,那个地图大师,他所画的地图是随意的,地图画到那儿就会将地域扩张到那儿,随心随性到令人羡慕。在此篇小说中,编者在那些个少不懂事的孩童身上,看到了一种成长的疼痛:只有在失去与得到中懂得收放自如,才会成为真正的自我,才会懂得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参观大众机器人工厂”,作者把这个工厂里炼钢的工人比做机器人,非常到位。他们为了一个宗旨,少了一份情怀,少了一份有血有肉的躯体。在这些机器人身上,编者找不到冷漠,相反看到的却是一份热情与为国奋斗的 高涨。真的是这样吗?未知。是的,讲述这样的一个故事,听的人与讲的人,心情是个未知数,故事的情节也是个未知数,而故事的蕴意能震撼或迷惑多少人,一样是个未知数。一篇接近于寓言故事的小说,读后需认真思考才会懂得其中味。佳作,流年欣赏并推荐阅读。【编辑:临风听雪】
1 楼 文友: 2017-06-09 2 :09:45 问好老师,编按若有不到的地方,还请老师不吝赐教!
感谢赐稿流年,期待更多佳作分享流年,祝创作愉快! 雪,本是人间清冷客自驾出行必备药物有哪些
小孩中暑
工作常备要带些什么药
心脉痹阻中医方剂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