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世主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05:00:15 来源: 宜昌信息港

经过长达三个月的研究,我发现自己已经听懂狗叫了,狗叫有许多种,不能一一列举。之所以对狗叫做一些研究,主要是觉得人世界太无聊了,找不到什么感兴趣的,又不能对偷鸡摸狗的事的欲望过于强烈,所以在混沌之余,研究狗叫是一种非常有利于身心的方法,而不是过于对肉体的要求做极端的奴性屈从。所以从一开始我就非常有信心,希望从研究狗叫中来实现人生的价值,不然在变态的国有企业,人是逐渐从平衡到极端的扭曲发展的。    我的女友阿谢对我研究狗叫之事气的简直七窍流血,骂我十三点,脑子进水了,她说与其研究狗叫,还不如研究人类心理学。我说心理学是研究不来的,心理学是靠悟性的,可是无论我如何辩解她总说我已经快进精神病院了。不知道为什么,我越来越对别人对我的论断采取忽略的策略,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道理是不能说的,对别人的论断也是要小心谨慎的,你不会比同类高尚到哪去,你也不会比同类的卑劣性少一点。我不理谢儿对我的严肃批评,即使拧着我的耳朵,大声辱骂,我也象一块石头一样在腥风血雨中巍然不动。谢儿一见我实在象一个病入膏肓的人,不可救药了,再也没理我,听说她和一个心理医生好上了,在写给我的邮件上大谈这个心理医生如何,如何心理健康等等。我一见心理健康这几个字我就觉得非常滑稽。    在单位上班,象一个非常寂静的山谷,山谷里似乎蕴藏着不可告人的东西,假如把某种东西都亮堂堂的说出来,那简直就会让许多人恨不得希望自己被关入密室永远不想见天日。一个单位应该是可以其乐融融的,但是人总有一种倾向于不快乐的状态。我在单位喜欢与敏儿聊天,她是那种诗人类的女子,才华横溢。不过,逐渐,她越来越不喜欢说话了,即使说话也格外的小声,还要左看右看的,我对她说,你不要太过敏了。敏儿说,这里可不是什么圣贤之地,一不小心就栽了。我对敏儿说,我们一起研究狗叫吧,很过瘾的。敏儿张大嘴巴看着我,眼神里充满不解,说,你没有病吧,这是什么课题?我有点开玩笑的对敏儿说,只要我一见一条狗的眼神,再听它叫上几句,我就知道它想干什么,如果声音又长又沙哑,两眼发绿光,说明它急需与异性交配。敏儿发愣,看着我不说话,过了好一会,外面的救护车声音霹雳而来,把她弄清醒了,说,你这样做为什么?我说,做什么与不做什么这不重要,关键是能否有乐趣。    我听人家说,敏儿在背地里也说我脑子进水了,与一般人不一样。我刚开始挺气愤,但想想也算了,被人家说也正常,不被人家说才不正常,但我把敏儿当成一个有才华的,品性好,与一般的刁嘴婆应该有区别,但是现实告诉我,这是一个极端伪装的世界。后来,我越来越离开人群聚集的地方,而喜欢与各种狗在一起,我呆的多的地方是宠物家园,那里有许多狗在被卖。我有时拿着相机进去拍照,主要是为了对不同毛色的狗做一些狗叫程度上的差异性分析。可是这非常让狗老板生气,他见我又不买狗,又不买狗的食品,而是不停的拍照,他朝我喊,你拍什么,别拍了,被你搞的煞气了。我也觉得非常不好意思,就解释自己是研究狗叫的,是为了让人类全方位的了解狗理解狗爱狗!狗老板一听,大笑起来,好象他从来没有笑过一样,说,你这位老兄,真是吃饱了没事做,研究狗叫,我是头一次听说,那你说说研究出了狗叫,你能挣多少钱?我说,我不是为了挣钱,只是开心。老板眉头一蹙说,你研究狗叫是为了开心,那你自己叫得了!我一听火冒三丈,与狗老板打了起来,我发现自己自从研究狗叫几个月后,竟然也学着狗用牙齿咬那个狗老板,狗老板疼的在地上打滚,而我比一条狗凶狠一百倍扑上去,在他的脸上留下了我深深的牙齿印。我次看见别人惊恐的看着我象看一个恐怖的怪物。    我越来越痴迷研究狗叫,甚至做梦也会梦见自己与各种各样的狗一起跳跃嬉戏,梦里的胡言乱语中也夹杂着狗叫。白天在路上一见到狗我就兴奋不已,象个花痴一样研究狗走路的样子以及它在哪个路口会停下来嗅一会。我从一本近出版的科学杂志获悉,狗的行动举止与够叫有密切关联,一般遇见人就跳跳纵纵的,它们的狗叫都比较尖锐;而比较行动迟缓的,喊叫声都比较低沉。有时走在路上我会学狗叫几声,通过自己的喉部运动来更加深入了解狗的习性,后来,越来越惊讶的发现狗的习性与人的习性有许多相似之处,这让我非常恍惚,到底人与狗,哪一个更加原始,或者哪一个更加温柔文明。我越来越不明白,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的思绪,发现自己处在一种人与兽的交界状态,当我热时,我也喜欢把舌头伸出来,看见一个美丽的女人,我就有用舌头添她美丽双手的冲动,甚至看见菜场上的肉骨头两眼发绿光,口水直往外淌。    这种异常的举动是无论如何也逃不掉那么多挑剔者的目光,他们在背后骂我,哈巴狗,一条发病的狗。我很伤心,再也找不到一个好朋友,人人都用异样的目光看着我,我害怕有人拿起木棍来追打我。其实我心理非常清楚,在研究多年以后,我知道变态的狗是不多的,但人类我不敢保证多还是不多,我知道狗其实是很善良的,从来不吃同伴的身体,从来不会对受难的同伴耻笑不已,从来不会制造杀同类的武器,从来不贪婪的吃各种山珍野味,你只要对它好,它也会对你非常好。我在向狗的习性进化中一点也不觉得有什么后悔痛苦,相反却越来越开心,许多狗,不管是家狗或者野狗,都喜欢与我在一起,他们舔我,在我面前跳跃,他们去撕咬那些试图欺负我的人,我突然觉得被关怀着,这种感觉我是从来就没有过的,在人类社会我总是怀疑一切的美好,怀疑关怀的存在,只有在狗的世界里,我真切的感受着来自它们的关怀与爱。    一天在大街上遇见前女友谢儿,她正与男友拉着手,一边走一边啃着鸡翅,一滴滴油在金灿灿的阳光下发着耀眼的光。我好象是跳跃过去的,伸出舌头添谢儿的手,谢儿顿时花容失色几乎踉跄跌倒,叫道,正君,怎么会变成举止如此怪异!!!我一听,马上反应过来,感觉大事不妙,撒腿就跑。跑到一个弄堂里,上气不接下气,我对自己异常行为感动可怕,怎么无法控制自己,怎么研究狗自己竟然与狗逐步接近,自己的脑子会不会与狗逐渐合二为一难分彼此。自己的脑子如果变成了狗脑,那与一条狗没什么区别了。可是我还是无法割舍对人间的爱恋,我还是希望找到象谢儿一样的女朋友,可以在月黑风高的夜晚在习梦思上来个龙凤飞舞酣畅淋漓。我的思维变化的太快了,自己也无法理解,象不知道何时遭受了基因突变一样,需要一个方法来重新整顿一下。虽然我对狗的世界有感性与理性的认识,但我对人肉体的世界需要感性的认可,这一点我无法消除。    到了晚上,我开始想办法来清除脑子里充满的狗的意识,把冰箱里的带着血丝的大骨头统统倒进垃圾箱,把研究狗的科技论文统统焚毁,然后在房间里做一个个人类间普遍流行的拥抱的动作,而不是狗扑上去舔的动作。我发现做拥抱的动作比舔的动作更难,因为我觉得我要拥抱一些人类中撕杀成性的人,要拥抱在脑海中已经莲花枯萎的人肉之身,要拥抱一个个妓女与嫖客,要拥抱一个个贪官与伪君子,这比我去舔一条脏不拉肌的流浪狗难得多。但是我还是人肉之身,必须象个人的样子来生活,必须有人类的习性,所以必须好好的把过去的行为方式改一改,这是必须的。    我发现即使自己改了许多,但哈巴狗的称呼却从未停止过,被我舔过的前女友小谢竟然再也不拿正眼看我,在人面前骂我比一条狗还贱。我哭着求她原谅,她给我的冷漠让我彻底对爱情这个东西严重怀疑。为什么宽容这么难,为什么做了一点错事让别人原谅你,比登泰山还难?我即使态度端正了,行为端正了,但好多人也不会给我一个好脸色,有人甚至说,这条哈巴狗怎么一下子变乖了,是不是被狗欺负了,绝的一次一个变态家伙拿了一个鞋子向我扔来,说,吃,吃,吃,那是骨头,骨头!!!!!我受尽了侮辱,再也无法忍受人类社会,我下定决心还是回到狗的世界,只有回到狗的世界,我才有尊严,只有回到狗的世界,我的世界才有关怀与温馨。    我再也不用研究狗才能具备狗的意识了,只要天天与狗在一起,感受着它们的舔与关怀,我的意识逐渐远远离开了人的意识。我与狗狗在夜里飞奔,在白天睡觉,它们给我吃一根根大骨头,与我一起嬉闹。我开心快乐。我朝着茫茫的夜空感慨万千,有个声音在高喊着,所谓天堂就是在一个纯粹的世界里,所谓关怀也在一个纯粹的世界里,所谓爱也许也在一个纯粹的世界了。我只在狗群中找到温暖,我只能说,只有与狗在一起我才能发现爱与被爱,关怀与被关怀,对于我,狗就是我的救世主。喔喔喔! 共 342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治疗前列腺钙化多采用什么方案
昆明哪家治癫痫病专科医院好
昆明市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专业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