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16岁少女被绑架6天6晚当三陪遭毒打

2019-07-21 05:52:36 来源: 宜昌信息港

株洲16岁少女被绑架6天6晚当三陪遭毒打性侵

【核心提示】

毒打、性侵犯,只要一提KTV荷花阁包厢3个字,16岁的邵东农村女孩小雯(化名)便呼吸紧促,全身颤抖。

一个多星期前,小雯被一所黑中介骗至湘潭易俗河一家KTV当 三陪小姐 ,家人苦寻6天无果。5月19日,小雯家人在 华声论坛 发帖求助。本报联动华声多方努力寻找,当天下午,小雯回到了家里。

让家属震惊的是, 黑中介 所还在继续骗人。

5月20日,赶往株洲,联动株洲当地警方火速出击, 黑中介 所人去门锁。株洲芦淞区公安分局表示,他们对此案高度重视,会一查到底,本报也将密切关注此事进展。

寻找〉〉〉 16岁女孩离奇失踪

小雯是邵东一个小乡村一名16岁的女孩,父母都在广西打工。她本来在邵阳一所职业高中读书,今年年初退学来到株洲做服装生意的大伯家,帮忙看店。

5月13日下午3点多钟,小雯拿着100元现金,说要去金都服饰城买衣服。小雯这一去就像凭空蒸发了一样。

5月18日,小雯堂姐小超突然接到一条小雯的短信, 姐姐,我是雯妹子,我现在过得很好,不用担心我,帮我寄些衣服过来 。小超不敢打,连发3条短信问小雯在那里。小雯回的短信一条比一条奇怪, 我会回家的,你是不是知道我失踪的事了。 我现在不能告诉你,我怕。

小超心里一紧,立即用回拨小雯发短信的号码。接的是小雯,她在里仍坚持说自己过得很好,在湘潭一个叫荷花阁的KTV里做事。小超刚想问KTV的具体地点,小雯却突然把挂了,再拨过去,已经关机。

上发帖求助

第二天中午,小雯家人赶到湘潭易俗河寻找。他们再次接到小雯,但这次号码显示是长沙的座机,小雯说: 我到了长沙,还碰到初中同学简某,她介绍我在这边做事。

这一个让小雯家人更加肯定小雯被骗的猜想。他们想到络的力量,13时39分,要朋友在华声论坛上发出 花季少女株洲金都服装市场大门口离奇失踪 求助帖,同时动身赶往长沙。

成功寻回

帖子一出现,立即引起论坛多方关注。

查询得知,小雯用的座机是长沙韶山路一家餐馆里的公用。下午3点多钟,和家属找到公用具体位置。餐馆老板表示,中午确实有一名女孩子过来打,显得很憔悴,旁边还站着一名男子。

带着小雯亲属找到长沙雨花区公安局雨花亭派出所。该派出所所长立即让民警与、小雯亲属赶到现场调查。

就在大家准备离开时,李先生突然接到在株洲二伯母, 小雯回家了!但她情绪很不稳定,什么都不愿意说!

讲述〉〉〉 6天6晚非人遭遇:客人灌酒,想死的心都有了

小雯是被黑中介骗到KTV当 三陪 ,被打得遍体鳞伤,更让人气愤的是,那个 黑中介 所仍在骗人。 小雯回家的当晚,李先生给打时愤怒不已。 5月21日,紧急驱车赶往株洲,小雯躲在卧室里,关着门窗,抱着身边的表姐不停地发抖抽泣,含泪向控诉被骗6天6晚的非人遭遇:

5月13日下午 迷迷糊糊被架上车

5月13日下午,我在金都门口一个店子看一件漂亮衣服,身后突然有人拉了下衣角,一名黑衣女子喊 妹子你要找工作么 ,我一口回绝了她。但她不肯罢休,使劲劝我 去看一下,不喜欢就下来 。

我在那女的拉扯下,来到旁边宾馆5楼房间,里面还有一个女人。她问了我姓名、家庭、年龄。然后就让我交10块钱填表,我刚买了衣服没钱了。她就说, 那你去我们的KTV里,不要交钱。 我对她们说要回去问下家里意见,但她们堵着我不准走。我借口上厕所想逃,她们就架着我的肩膀陪我去。上完厕所后就把我带进电梯,在电梯里我昏昏沉沉的,她们把我架到门口一辆小车上。

5月14日晚上 差一点被强暴

她们说那个KTV就在 株洲河西 。后来我才知道自己在湘潭易俗河。天快黑时,我们在一个叫 **之恋KTV 前下了车,我被带到一个 荷花阁 的分包厢。

第二天晚上,一名20多岁的年轻男子进来,要我陪唱。他一把将我拖到厕所里,捂着我的嘴巴,脱掉我的衣服欺负我。我狠狠地咬了一下他的手,跑了出来。

5月15日晚上 我说你跟我爸爸的年纪差不多了,他也不放过我

这天傍晚,有一个40多岁、看起来跟我爸爸差不多大的男子要我 陪唱 ,对我动手对脚。我对着他哭:你的年纪和我爸爸差不多,你可怜可怜我,放过我。况且你也有老婆孩子,如果你的女儿被别人这样你会怎么想?那男的一听,很生气的样子,挥手打了我一巴掌,把我按在沙发上,怎么推也推不开。

5月16日 借客人发了条短信给同学,没想到同学停了

客人把我们当做出气筒,动不动就一顿打。第四天,碰到一个稍微好一点的客人。他看我的样子,问我是不是被骗了。客人借他的给我发短信,惟一记得堂姐的号码,也差了一个数字。我就给一个同学发了短信 我好苦,快来救我 。可是,一直没收到同学的回信。后来,我才知道,同学停机,收不到信息。

5月17日 不停地给我灌酒,想死的心都有了

一群男人喝醉了酒,让我陪着坐在沙发上。一个男子将我反手压在沙发上,不停地往我嘴里灌酒,我当时头发晕,头好痛,然后什么都不记得了。

第二天早上醒来,腰、背、腿,到处都痛,走路都走不稳了,感觉身体都不是自己的了。我只想自己死了算了,死了就一了百了,不会受欺负,也不会挨打。可是我又舍不得家人,舍不得爸妈。

(19日小雯回家后,在家洗澡一直喊疼,表姐慢慢撩起小雯的衣服让同事看,小雯后背、腿上都是淤青的肿块,很多地方已经发紫。)

5月18日 想起姐姐,联系上了

第5天,我看到一个新来的 姐姐 号码,跟我堂姐只差了一个,终于想起了堂姐的号码。我趁只有我们两个人在的时候,偷偷地跟她说,我没衣服穿了,借她给姐姐发个短信,要堂姐送衣服过来。

那 姐姐 把给我后出去上厕所了。堂姐接到信息马上给我打过来,我刚说了那个包厢,那个女孩子进来,我赶紧把挂了。

5月19日 老板把我带到长沙打,故意说在长沙

老板把我带到长沙,找了一个公用给家里打,故意让我说在长沙碰到一个同学,在长沙一个饭馆里做事。我个是打给我妈妈,她一听我就哭了。但我不敢告诉我妈妈真相,怕她担心。然后我打了一个给我堂姐,老板就在身边,我只好编谎话骗姐夫,要他们不担心。

打完后,老板把我带回湘潭。可能知道我家里和你们媒体都在找人,试探对我说她去株洲,问我想不想回。我说想去,我要去看我妈妈,老板就把我丢在堂姐家楼下。

娄底妇科的治疗医院
菏泽癫痫医院哪好
高碑店整形美容医院哪家好
广州建国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