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整体论超越还原论

2019-06-08 15:59:21 来源: 宜昌信息港

发展整体论 超越还原论

在中央美院召开的全国建筑教育指导委员会上的发言

发展整体论超越还原论

———建筑教育改革的一点哲学思考

吴良镛

(2007年9月14日)

(一)

在建筑师学习与培养的过程中,“整体观念”的把握与处理是重要的。通常说不能只注意局部而忽视整体,但是在过去教学过程中并不总是很明确,很容易作到的。1940年,我在内地刚开始学建筑。那时遵循巴黎美术学院的教育体系。建筑从古典柱式学起,项设计的课题是一个“法式落地窗与阳台”。从几种不同的元素中加以组合。在以后几年设计的教育也是通过几种中小不同类型的建筑设计,去设计大建筑。我们建筑设计教学,多少年来,经历了有不少改革,设计思想与方法也在推进,知识也在更新。但就方法论本质而论,仍然属于“还原论”。即是把事物分解、剖析为许多部分,越分越细,通过局部了解整体,这种观念影响很大。但在渐渐学习了系统学,复杂性科学之后,人们对此渐渐怀疑。事物的真正认识还在于整体地去理解它、掌握它。要对事物内部的各个方面找出相互联系、相互制约。这样能高瞻远瞩,掌握设计的要领。常道“整体大于部分之和”,从中就可领会到更多的内涵,产生更为丰富多样的形式。例如人工建筑与自然的结合、空间的经营等等。这是一个大的系统。研究系统的开放性与复杂性。不仅是自然科学的问题,社会科学各个方面也有很大的影响。美国前副总统戈尔就有一本书“平静中的地球”等,作为政治家也在考虑这类问题。回到建筑来,过去习惯于就建筑论建筑,当我有了较多的阅历以后,我不满足这种方式才去提倡“广义建筑学”,提出人居环境科学。科学与人文的结合,才能更好地领会建筑。因为人与自然,人与社会本身是十分复杂的。提出人居环境科学既重视、认识各个方面的、各个部分的问题,,即尊重还原论。但要超越还原论,更高瞻远瞩剖析事物多方面的关系,整体地去观察事物,即要立足于整体论,发展整体论。

小建筑物,即使几个元件组成,也要讲整体。如我前面说的“法师窗与阳台”的设计也要讲整体。建筑物大了,内容复杂了,就更要讲整体,也就更难处理好整体。大到城市,文艺复兴时期的阿尔伯蒂说“把房屋当作一个城镇,把城镇当作一座房子”(Thehouseasatownandatownasahouse.)。这是以更高的视野去看局部与整体的关系。现在我们城市化的进程加快,量大、面广,日趋复杂。因此就要求建筑师对错综复杂的情况有更高的驾驭能力。我们也有理由要求一些条件较好的学校,比如老八校等等。培养除一般建筑专业常识外,还要培养具有科学观念的专业领导才能(professionalleadership)。(在科学界专门指有科学领导能力的科学家。)这种能力并不是要去充当什么长,不是“黄埔军官校”去培养军官,以“官”、“总”为标准。而是要具备扎实的基本功,运筹帷幄的思维能力,具备善于创造的才能,即在各方面具体技术的基础上,还要培养建立一种整体观,学会用哲学的观点分析问题、解决问题。今天这个会只能把问题提出来。这里试图借用一模式图来说明整体论与还原论的关系。

(二)

这个会既然在中央美院开,而这组建筑群是我主持设计的。清华不少教师积极参加,顺便把这个建筑群设计作为一个例子,以说明整体论与还原论的思想在建筑设计中的运用。敬请各位不吝指教。

这是一个很特殊的地段:

——这一地段原来放在望京小区的中心绿地,后来因为放美院,公园被切去一半;

——整个地段处于一个窑坑上,深处达30米;中央美院能盖房子的地段不到用地的1/3,紧贴在路边的新月形的一块台地上。

——开始时,设计者还是试图按照一般设计方式,根据各个房子的功能,分头设计,然后又去按通常方式排房子。这可以说是还原论方法的体现。当我介入这个设计发现新问题的时候,认为在这块新月形的地段宜当作“一幢房子”紧凑布局,然后根据交通、通风、院落切断成若干块,以去安排通道、管道、公共空间与出入口等。

——明确这个思路改了以后,把设计人员集中到一起,先从整体出发,形成现在美院建筑群的独特组合的设计。由于必须紧凑布局,采用了院落围合式,既非中国传统四合院。多少借鉴了西班牙马德里附近的ESCURIAL建筑群的学院(西方早期学院的原型)。这组设计方案命运多舛,迟迟不批复。但一经批准,主管要两个星期就要完成全部设计图,因为时间紧迫,非常被动。各个建筑的方案又是各搞各的独立单体,相邻房子都没联系到一起,大门、入口都对不上话。还是个体到个体,这也是还原论设计方式所支配。后来花费了很大力气达到整体效果。

整体论与还原论的矛盾还在建筑与园林上反映出来。因为窑坑深30米。原来设计把公园部分当成“近乎一个大盘子”来设计,建筑群与园林放在周边。人走到湖边,建筑群层层叠落,往高处看,这是很美的!由于园林不归我们管,属于另外的单位。而且当时建筑垃圾堆积速度很快,很快成山,当美院正视这问题时山已经移不了了。园林的设计用通常的情况,中间搞一块大花坛,大图案。我们花了很多努力,想综合解决这些问题,结果白费心机。矛盾的分歧就是如何用整体的观念来对待这组建筑群。在整体论中,建筑是在空间中的空间艺术,“Architectureisanartofspaceinspace.”这组建筑在公共园林的一边,它本身又有院落分割与联系。由于整个建筑色彩用灰砖,材料朴实,形体简洁,还是达到一定的整体性。

期这组建筑留下了一栋美术馆未建。后来根据新的要求,试作了一个方案。在整体环境下,处理得更活泼一点,突出一些。随着地段边界的曲线,又在体形上自由变化。在地下一层的院落里头,为美术馆的小报告厅,另有茶座厅等,做了点池子、石山,取王羲之兰亭诗里的意图。这个方案一直是“锁在春闺人未识”,也永远夭折了。

今天只是顺便借这个方案论证在设计里整体论的重要性。我们今天建筑的活动大大改观,相应建筑的视野也应超过以前,扩及城乡、遍及东西南北。与地理、社会、经济文化发展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更要我们用整体论的思维来思考,探索建筑的未来。对整体的认识,尽管个人可以有所不同,但其重要性是空前的,已经超越我们今天所谈到设计的整体的空间观念了。

威信小程序开发架和vue对比
比较稳定的微商城平台
裂纹性湿疹
本文标签: